1. 首页
  2. 文章
  3. 兼职

90后买保险”2万一年保全家,捎上我的猫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兰烁 幸雯雯

编者按:

国家有关乎民生生计的大账本,老百姓有记录自家开支的小账本。

聚焦2022年全国两会,时代财经推出《“我”的账本》系列报道:关注国家账本新政策,剖析地方账本新提法,发现企业账本新亮点,讲述百姓账本新故事。

正是这一道道加减乘除,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0后买保险"2万一年保全家,捎上我的猫"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卖保险”在大众眼中与商品推销无异,且多数时候会带来人情的困扰。不过,随着近几年互联网保险的兴起、人们风险意识的提高,不少年轻人正主动向保险产品靠近。

保险意识的改变,与科技发展、理财意识,甚至工作压力都有着密切联系,多名接受时代财经采访的90后都表示,“这确实是一个需要保险的时代”。

站在买保险和卖保险的角度,保险分别有什么样的意义?年轻人选择保险,是希望得到安心保障还是一种在尝试新的理财方式?

“保险对普通家庭很重要”

上世纪90年代,正是保险“人情单”盛行的时候。

云茜刚出生没多久,她的母亲便给她买了七八份理财型保险。保费虽然不多,但如今回想起来,不论是母亲还是云茜,都没有清晰的概念。

“加起来一年一两万块钱,钱是花出去了,但不知道买了什么保障,早年的保险真的很混乱”,云茜告诉时代财经,“有点像冤枉钱。”

90后的云茜从事高压的房地产行业。刚踏进入社会时,云茜一位同事得重病去世,这件事情促使她重新认识保险的重要性。

“同事在银行工作,保障很好,所以他没给自己买任何保险产品。但到了30多岁,他的身体就出现问题了,高血脂、高血压很严重,已经没有适合的保险产品了”,云茜聊起前同事时说,“所以我觉得,保险对于很多普通家庭来说都很重要,只不过一直以来被部分素质低的代理人、或者传统保险公司模式拖累了。”

在云茜看来,保险产品是不会骗人的,骗人的是“保险代理人那张嘴”。

和云茜一样,张晴也十分认同保险对于家庭的重要性。

张晴今年27岁,在工作的第二年就开始买保险了。当时正值互联网保险大热,张晴针对支付宝里好几款热门保险做了功课,还向身边从事保险行业的朋友咨询。

结合保额、保费和理赔范围等,张晴给自己和父母分别买了医疗险和意外险,另外还给自己增加了一份定期寿险。

“我买的其实都是基础款,钱不多,一年也就几千块”,张晴告诉时代财经,“因为见过太多人突然遭遇变故而饱受折磨,保险是一道抵御风险的屏障。尤其是我们这种普通家庭,更需要多加考虑。”

张晴透露,前两年她给母亲买过一份重疾险,大约5000元/年,缴费期限是20年。由于母亲年近50岁,针对重疾部分的保额不到20万元。“不过后来她(母亲)心脏不好住过一次院,这份保险就不能再续保了,之后再买就有很多限制。”

除了自己和家人,张晴和很多大城市的年轻人一样,给自己的宠物也买了保险。

大约一年前,张晴领养了一只猫。猫长到6个月大的时候,她买了一款299元/年的宠物保险,免赔额1万元。“我在豆瓣猫组学习了很多知识,看到很多养猫家庭都买了,觉得还是有必要的”,张晴表示,“猫平时生活用品都不贵,但是一旦生病,不夸张地说,比人看病都贵。”

0后买保险"2万一年保全家,捎上我的猫"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保险电商diyi股”慧择(HUIZ.O)与奇点保险研究院发布《慧择2020保险消费指数报告》指出,青年群体对商业保险的接受程度远超父辈,对选购保险的偏好网感更强。

但同时,该报告数据亦显示,无法标体承保(即健康体人群,可以按照标准保险费率承保,也称无条件承保)的用户已高达27%,想买保险却因身体之前出现问题而不能实现。

当代理人变成经纪人

云茜嘴里说着“保代骗人”,但是她却出乎意料地成了保险经纪人。

这两年,云茜在步入婚姻、生宝宝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增加保险种类。“经历了我同事的事情以后,我当时马上买了好几份重疾险”,云茜告诉时代财经,“不过因为缺乏了解,几家大险司的产品都买了,目前每年保险费用支出大概2万元,以保障为主,理财为辅。”

在研究保险产品的过程中,云茜对行业的认识和兴趣也逐渐加深。2021年,趁着休产假的时间,云茜加入了一家保险经纪公司,成了一名兼职保险经纪人,并把她认为好的产品“安利”给身边的朋友。

接触保险近十年,从被保险人、投保人到保险经纪人,云茜最大的感受是,这些年人们对保险的态度确实在发生转变。

“以前很多人觉得保险是骗人的,交了不少钱,但需要的时候或许根本用不上。”云茜说,“不过随着医疗水平和行业的发展,加上互联网保险产品的冲击、保险经纪模式的传入,一定程度上倒逼着传统保险产品的形态升ji。”

站在保险经纪人的角度,云茜认为,相比以往,现在很多人对于自己“该买什么”“买的是什么”都有了比较清晰的概念,买保险并不是“花冤枉钱”。

0后买保险"2万一年保全家,捎上我的猫"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另一名兼职保险经纪人王亮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也感触颇深,“这两年来咨询保险的,有一部分是受到身边亲友突然重病或事故的触动,另一部分是他们本身风险意识比较高。”

从事保险经纪这份职业大半年以来,王亮对于“卖保险”这件事有了更多思考。在他看来,保险和食品安全有着相似的特点——风险管理,无论对于个人或者家庭,在经济方面都是一个很好的风险管控工具。

“对个人来说,如果突然遭遇变故,这种打击没办法一下子去接受,或者需要及时转移损失或风险的话”,王亮告诉时代财经,“其实大部分人的需求还是想先把基本保障做好,所以我通常会帮他们搭配重疾、医疗险、意外险、寿险四个最基本的险种。”

根据王亮透露,目前在他手上成交的有7名客户,保费最高的是一份重疾险,17000元/年,符合特定条件,保额最高可达到90万。

“保险经纪人,类似于买保险的人跟保险公司中间一个桥梁。我们手上可以有不同保险公司的产品,帮客户做综合配置,让他们有更多选择性”,王亮说,“经纪人是从客户的角度出发,而非传统代理人一切为保险公司的利益考虑。”

“保险经纪人在国外已经相当成熟,个人认为是一种更适合保险行业的模式。”对比保险经纪人和传统代理人,云茜和王亮都不约而同说出了同样的观点。

从行业角度来看,保险公司的日子并不太平。保险公司利润承压、行业政策趋严,代理人增速放缓、互联网保险竞争激烈,转型压力不言而喻。

2021年三季报显示,中国人保(.SH)、中国人寿(.SH)、中国平安(.SH)、中国太保(.SH)、新华保险(.SH)等五家A股上市险企净利润集体下滑,其中中国人寿、新华保险同比下滑超50%,中国人保、中国平安降幅超30%。

与此同时,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中国平安、中国人寿销售代理人数量分别为70.6万人、98万人,同比减少31%、38%。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互联网保险在激烈竞争中突出重围,不过云茜对此持保留意见。

“互联网保险普及了很多保险概念,提升了大家的保险意识,且的确带来了保障”,云茜愤愤不平地说,“但它弱化了服务的作用,投保人需要自己联系客服、办理理赔,遇上问题还得跟保险公司battle?明明是好产品,以前被代理人收割,现在被互联网收割,太可气了。”

除了云茜提到的服务问题,互联网保险还存在其他“痛点”,银保监会已经将此纳入严监管。

2021年10月,银保监会印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保险机构互联网人身保险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进一步严管互联网保险出现的各种乱象,重点解决互联网渠道不当创新、销售误导、恶性竞争、监管套利等消费者反映突出的问题。

此前2020年12月,银保监会发布实施《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对互联网保险业务的经营要求、营销宣传、售后服务和分类监管都作出了明确指示。

对于保障型的保险,大家的共识肯定不希望拿到保费,若不幸出现了万一,保险是否能够真正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大前提是投保人对所购买的保险产品有清晰的认识。其实,所有的保险也一样。

(为保护隐私,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