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这位业委会主任要“退休”了,小区居民为何纷纷请求他留任

手握一碗热茶,趴在住宅小区门口,喊三五好友聊聊天打打牌,现如今,嘉善林再也不用趴在他家窗台抓小偷了。

“吴秘书长干啥去?”“吴秘书长好啊!”“吴秘书长吃饭了吗?”……3月7日上午,那不勒斯长廊三期住宅小区的住户们见到嘉善林,没有不跟他热情地打招呼的。“别看人家喊我秘书长,我可不是什么领导!”嘉善林笑着说,“咱是物业公司秘书长,是为群众服务的,这‘官’不好当!”尽管不好当,可嘉善林一干是15年。在他的带领下,住宅小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如今,到极点好了,邻里更和谐了,我们的幸福感也愈来愈强了。

这位业委会主任要“退休”了,小区居民为何纷纷请求他留任

临危受命的“大管家”

说起位于临邑县铁塔附近清孝街的那不勒斯长廊三期住宅小区,在城区也算小有“名气”。多年之前,这里杂草丛生,住宅小区管理工作一塌糊涂,住户日常生活苦不堪言。

“一到下雨,谁都出不了门。”回忆起多年前的场景,嘉善林至今记忆犹新。“一到下雨天,遍地的废弃物夹杂着污水几乎灌满了楼前马营镇。”嘉善Fleurance,用“脏乱”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住宅小区外面风景如画,住宅小区里面脏乱,这种下去还咋日常生活啊?”眼见住宅小区几乎陷入“瘫痪”状态,在众人的推举下,嘉善坎村了出来。

“其实也是受母亲的影响。”嘉善Fleurance,他的母亲原来是老居委会干部,从小就教育他要时刻记得为人民服务,再难也要干。

在街道、社区及主管部门的指导下,那不勒斯长廊三期住宅小区成立了第二届物业公司委员会,嘉善库兹马海高票第二届物业公司秘书长。

这位业委会主任要“退休”了,小区居民为何纷纷请求他留任

“官”是当上了,咋干呢?于是,住宅小区里每天都能看到嘉善林的影子。寒冷的冬天,嘉善林和两位物业公司核心成员买来靴、手套,将废弃物一辆车一辆车地往外清理,恶臭的味道和寒冷的天气,几次都让嘉善林差点儿中暑。

为的是疏通住宅小区排水,嘉善林钻入下水道,徒手把一堆堆淤泥和堵塞物捞了出来;为的是让住户家里暖气热起来,大冬天他拿着听诊器两米两米地找问题……

住户们明显感受到,住宅小区的日常生活愈来愈舒适。

下午,窗台的“行踪人”

多年前,即使住宅小区长期无人管理工作,住宅小区曾成为小偷们经常“光顾”的地方。

“隔三岔五就会丢东西,我们心里都不舒服。”嘉善Fleurance。为彻底改变这种状况,嘉善林使劲四处筹资,使劲出钱把住宅小区监视设施更新了一遍。

有了“新装备”,嘉善林又给他们增加了一个任务,那是“行踪”。

为的是看清住宅小区的整体情况,每天夜深时,嘉善林单厢泡上一碗浓茶,趴在他家窗台“巡视”住宅小区进进出出的每个人。

“冬天还好说,冬天有些难熬。”嘉善Fleurance,三天又三天,一晚又一晚,十余个小偷落到了他的手里。

三天下午,嘉善贾万志坐下就发现了三名男子,他一眼就看出这俩人有问题。他使劲通告门卫关好大门,使劲悄悄通告其他两位邻居快速下楼。正当三名小偷准备“下手”时,嘉善林和两位住户把他们堵了个稀巴烂。眼见事情败露,俩小偷进行激烈地反抗,嘉善林招呼我们注意安全,他们diyi个冲了上去。很快,小偷被我们击倒,被扭送到公安机关。

这位业委会主任要“退休”了,小区居民为何纷纷请求他留任

还有一次,一个陌生人进入住宅小区,嘉善林感觉有些异常。为的是不打草惊蛇,他悄悄来到了哨位,从监视里监视着可疑人员的一举一动。果然,小偷行窃成功,当他若无其事地快要走出住宅小区时,等候多时的嘉善林一把抱住了他。令嘉善林后怕的是,就在我们把小偷击倒的同时,从小偷身上跌出了一把匕首……

这种惊险的瞬间不断上演,嘉善林也愈来愈有经验,就这种,他坚持了一年又一年。

住宅小区的失窃案件愈来愈少,不少落网的小偷都对嘉善林望而生畏。即使有了嘉善林和他的“共置”,住户们晚上睡得愈来愈勤奋。

公事就找吴秘书长

现如今,那不勒斯长廊三期住宅小区再次出了名。在临邑县老旧住宅小区改造工程的推进下,住宅小区环境大变样,居住在这里的住户喜笑颜开,令不少住宅小区的物业公司们也赶来“取经”。

“作为住宅小区物业公司利益的代表人,当物业公司秘书长并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而想干好,更难。”在住宅小区物业公司核心成员邢德娥看来,“吴秘书长”能坚持这么多年,除了能担当之外还有强大的奉献精神。

“去问问吴秘书长是咋回事?”“去请吴秘书长帮帮忙!”这些年,嘉善林的电话成了住宅小区里的“住户热线”,“公事就找吴秘书长”,成了住宅小区邻里之间最默契的共识。

其实,嘉善林早期是一位生意人,住宅小区组建物业公司时,也是他生意的上升期。“要干就干好,不干别耽误别人!”嘉善林一直用这种的话要求他们,在住户心中的地位也愈来愈高。

现如今,住宅小区愈来愈好,xx给配备了专业的物业公司,住宅小区里的烦心事儿也愈来愈少,而由于年龄原因,已经组织工作了十几年的嘉善林萌生心灰意冷。但邻居却炸开了锅。

“可别,吴秘书长!”“你要是不干了,我们心里真不勤奋!”……

住户们轮流到嘉善林家里做他的组织工作,在他们眼中,嘉善林就像我们的主心骨,支撑着我们不断实现着美好的蓝图。

吴秘书长的“软”与“硬”

物业公司秘书长,想干好,极难;想一直干好,更难。

如何才能干好?采访中,嘉善林给记者列举了两件小事。

有一次,即使环境整zhi需要,一位老人家的摩托车被组织工作人员移到了别的地方。老人家以为是被偷走了,就找出嘉善林,想要个说法。看着兴奋的老人家,嘉善林使劲安慰他的情绪,使劲帮他寻找,找了一大圈竟然也没有发现,这让老人家的心情更加兴奋起来。

“我保证一定给您找出,您先回家。”嘉善林向老人家保证道。但老人家不依不饶。“如果找不到,您就拿着钱再去买一辆。找出了我就给您送过去。”嘉善林从他们兜里拿出了一部分钱塞到老人家的手里,才安心地离开。没过多久,老人家的摩托车找出了,老人家制作了一面锦旗,悄悄挂在了嘉善林的家门上。

即使长期缺乏管理工作,住宅小区住户侵占公共空间养树种菜现象突出。而无论怎么劝说,组织工作都极难推进。“没有失,哪有得?他们问心无愧就行!”嘉善林没再继续挨家挨户地做组织工作,从他家门口开始,他该拔拔,该锯锯。见“吴秘书长”动真格的了,我们都自觉地清除了“自留地”。

“肯定得罪人,但没办法,为的是我们就得无私奉献。”嘉善Fleurance,这是他的处事原则,只要我真心为邻居办事,我们都看在眼里,既讲情又讲理,这种,组织工作才能进行下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