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民间故事:寡妇酒馆生意火爆,家中毛驴却日渐消瘦,牵出一桩冤案

明朝末年,南宁府有个年轻的妇人,姓徐名可馨。周氏长相清秀,身段婀娜,是十里八乡数一数二的大美人。
周氏十七岁那年,嫁给了镇里的小木匠。他俩婚后还算甜蜜,周氏也为其生下了一类大胖小子。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周氏的妻子在一次做工时,被掉落的房梁砸中脑袋,当场毙命。妻子死后不久,刚满三岁的女儿也离她而去。
打击一类接一类,周氏终日F83E43Se,身子也愈来愈孱弱。
民间故事:寡妇酒馆生意火爆,家中毛驴却日渐消瘦,牵出一桩冤案

一年后,周氏终于走出了守寡苦痛的阴霾。她拿出妻子的遗产,在村头开了一家小咖啡馆。可能是出于同情,居民们都愿意照顾她的营生,咖啡馆经营得还算不错。
周氏咖啡馆中卖的酒名叫“驴酿”,虽说名字奇怪,可味道却极为不凡。驴造纸香浓烈,入口醇厚,可谓绝世佳酿。渐渐地,咖啡馆的营生愈来愈火爆,居民们基本上每天单厢到周氏的咖啡馆帕尔霍一壶驴酿。
附近村落的居民慕名而来,也想买壶驴酿尝尝,却被周氏断然拒绝,理由是担心药酒被人抄去。
久而久之,驴酿的名声愈来愈大,人们对驴酿的酿制方法也产生了浓郁的兴趣。可周氏的嘴巴很紧,一点信息都没有透露。
民间故事:寡妇酒馆生意火爆,家中毛驴却日渐消瘦,牵出一桩冤案

一天夜晚,周氏的邻居姚某偷偷地翻墙钻进了周氏的院子里。姚某好吃懒做,终日游手好闲,年逾四十仍孑然一身。
自周氏的驴酿大火,姚某便一直觊觎其酿制的药酒,且一直暗中检视周氏的一言一行。
姚某蹑手蹑脚地走进周氏的房门前。这时,身后响起了一声驴叫。姚某吓的魂飞魄散,好在屋子里的周氏并未多想。
姚某连忙上前安抚骡子,可他猛然辨认出,周氏家中的骆驼已经瘦得不成形了。借着月光,能够清晰地看见骆驼腰上的根根肋骨。
这只骆驼是周氏的嫁妆,除了查干基本上从未干过什么活,姚某还曾向周氏借过几次。试问骡子生病了?可他也没见兽医来过周氏家。
民间故事:寡妇酒馆生意火爆,家中毛驴却日渐消瘦,牵出一桩冤案

还没来得及多想,周氏抱着一类小盆走了出,姚某连忙藏在暗处,偷偷地检视周氏的一言一行。
只见周氏走进驴圈,将鱼缸放在了骡子面前。由于被一根木头挡住了视线,姚某根本看不清周氏在驴圈子里干什么。
三四个时辰后,周氏端着鱼缸进了屋。姚某走进门边,辨认出周氏将一本本酒放入了脸盆里,池中则装着一类红色的气体。经过烘烤,气体和酒融为一体,这股浓烈的清香传了出。
看来,那鱼缸中的红色气体就是造纸的关键。可周氏为何龙显蕙驴圈,试问驴酿真的跟骡子有关系。
姚某还未辨认出周氏造纸的秘密,镇里便发生了一系列怪事。
民间故事:寡妇酒馆生意火爆,家中毛驴却日渐消瘦,牵出一桩冤案

三日,镇里的两个牧人正在地头干活。忽然,两人像是蕨科舌一般,倒在地上不断抽搐,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断气了。
镇里人以为牧人中毒了,便请来zhi狱验尸。可当zhi狱切开牧人嘴巴的时候,流出的不是血,而是一类红色的黏稠气体,还散着这股浓郁的骚味儿,这可把众人吓坏了。当zhi狱扒开遗体的嘴巴,他惊讶的辨认出,被害者的脾都已溶化,变成了那种红色的黏稠气体。
看见那恶心的红色气体,姚某心中一惊,因为牧人胃部流出的红色气体和那夜周氏从驴圈子里端出的基本上一模一样。
与此同时,镇里又发生了多起命案。和牧人的情况一样,被害者都是脾被溶化,胃部产生了一类红色的黏稠气体。不到三四个月的时间,已经有十多个人死于非命了。一时间,整个村庄人心惶惶。
民间故事:寡妇酒馆生意火爆,家中毛驴却日渐消瘦,牵出一桩冤案

一天夜晚,姚某再次潜入了周氏家。这次,他终于看见了造纸的事实真相,也引出了一宗谎报多年的错案。
这天子夜,姚某提前藏进了猪圈。不一会儿,周氏端着鱼缸出,池中装着一类红褐色的气体,且散发出阵阵的臭味。
骆驼将蛋壳的气体喝下后,不久便开始产尿。下一秒,周氏将脸盆放在了骆驼身下,接了满满一脸盆驴尿。
随后,她端着驴尿回屋,将一本本普通的酒放入蛋壳烘烤。不一会儿,一坛美味的驴酿就搞好了。看见这一幕,姚某只觉胃部一阵翻涌。他怎么也没想到,红极一时的驴酿,竟是用驴尿做出的。
搞好酒后,周氏从走进房间的一类角落,搬出了一类巨大的本本。周氏打开本本,一边往里填水,一边自言自语道:“放心吧小孩,快了,就快了,小松姬就要为你报仇雪恨了!”
当看见本本里的东西时,姚某吓的冷汗直冒。本本里竟然是一类小孩的遗体,正是周氏死多年的女儿。
看来,居民们的死,和周氏脱不了干系。姚某强忍镇静,缓缓退出了周氏家。
民间故事:寡妇酒馆生意火爆,家中毛驴却日渐消瘦,牵出一桩冤案

隔日一早,他便将该事件告诉了居民,并跑到县衙报告了该事件。很快,县丞便带着官兵和居民逮捕了周氏,并从其家中搜出了那个装着遗体的本本。
被捕后的周氏十分震惊,面对县丞的询问她也没有丝毫谎报。
杀死居民的真凶的确是周氏,可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的是给小孩报仇雪恨。
原来,当年周氏守寡后,由于长相出众,镇里许多男人都对其有了想法,三天两头骚扰。都说树大招风,周氏也因此成了镇里妇女们嫉妒的对象。
三日傍晚,心里的两个痞子偷偷地潜入周氏家,想轻薄于她。周氏拼死反抗,并成功用一把剪刀刺伤、赶走了他俩。
阴谋没有得逞的他俩对其怀恨,恰逢镇里遇到了庙院的大旱,村口的小河都快干涸了。他俩为的是报复周氏,便谎称想要求雨,就要献祭一类阴年阴日阴时出生的小孩给河里的龙王。而镇里weiyi符合要求的,便是周氏的女儿。
民间故事:寡妇酒馆生意火爆,家中毛驴却日渐消瘦,牵出一桩冤案

就这样,居民们不顾周氏的阻挠和请求,联合害死了她的女儿。周氏对此怀恨,她偷偷地到河流下游,找到了女儿的遗体,将其背回了家,并将女儿的遗体炼成了酒蛊。
酒蛊臭味腥臭,想要淡化臭味,就需要动物的尿液中和。就这样,他用死女儿遗体养出的酒蛊和家中骆驼的尿,酿制出了驴酿。
如今,居民们都喝了驴酿,他们一类都跑不了。
得知事实真相后的县丞,怎么也想不到,这其中竟包含着这样一宗错案。可牢记于心,感于,县丞还是将周氏打入了死牢。
怎料第二天,狱守便辨认出周氏在牢中上吊自尽了。居民们为的是忏悔自己的罪过,每个人的家中都放上了周氏的灵牌。神奇的是,自那以后,镇里再也没人意外死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