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抢客户、挖员工、砸钱硬刚,藏在电梯里的生意大战

抢客户、挖员工、砸钱硬刚,藏在电梯里的生意大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前段时间,Ulike脱毛仪因升降机电视广告涉嫌打擦边球被责令整改,人们对于升降机电视广告的讨论再度响起。

一直以来,“废弃物电视广告出没在升降机间”的声音都没在网络消失。而对大多数人来说,升降机电视广告是难接受但躲不开的存在。

早前网络热传的文章《现代人是如何被升降机电视广告逼疯的?》就指出:压死社畜狗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不是工作也不是穷,是被生活压干榨光后,还要被处以精神摧残和压迫的升降机废弃物电视广告。

但你不知道的是,这个被无数人诟病的领域,却藏着“暴利”的生意

01、一子公司一时代

2002年,如果说数字新闻媒体技术成熟正推动平面新闻媒体变革,那么卫星城化进程大力推进则成就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梯媒时代。

眼下,30岁的马云在电视广告代理领域看不到今后,开始投身新新闻媒体的怀抱。他固执地相信新新闻媒体一定有广阔的经济发展内部空间,为此,他开始将子公司永怡传播的业务发展转向新新闻媒体,把创业起点放在了那时平面新闻媒体看不到的升降机里。

马云认为,使用者没太多自由选择的时候,往往是电视广告最好的自由选择。而处在升降机里时,人们没自由选择,这就是宣传电视广告的最佳时刻。

说干就干,找到梯媒这一突破口后,年底,马云就着手架设商务屋苑显示屏电视广告网络。

但马云的结构调整之路并不十分顺利。架设商务屋苑显示屏和房地产类似,前期需要子公司不断烧钱“注血”,而梯媒还是未知,是盈是亏,没人能确定,只能不断砸资金。新财经就曾报导,仅在2003年上半年,马云就花了2000多万元。

即便如此,马云还是没止步。机缘巧合下,软银给马云投了4000万美元。之后马云将子公司“永怡传播”更名为“跨新闻媒体新闻媒体”,大力推进了升降机电视广告在全国范围收缩之路。

新新闻媒体效应很快凸显,升降机液晶电视因高覆盖性、针对性强以及反复刺激性等特点,被国际品牌方视为新宠儿,而这也让跨新闻媒体不断兴起。

随后两年,跨新闻媒体利用数字多新闻媒体技术所建造的商业屋苑联播网从上海经济发展至全国52个卫星城;网络覆盖面从起初的50多座经济发展到20000多座屋苑;液晶信息终端从300多个经济发展至37000多个;收益也从起初的每月100多万涨至每月5000多万元,且市占率高达75%。

在此基础上,马云也沦为“电视广告大王”。

2005年,马云带领跨新闻媒体登陆纳斯达克市场,沦为我国电视广告新闻媒体第二股。其后,跨新闻媒体以不可超越之势迅速全面收购收缩。

2005年10月,跨新闻媒体以1.83万美元全面收购架构;

2006年1月,以3.25万美元全面收购聚众;

2006年3月,以3000万美金全面收购凯威点告;

2007年3月,以2.25-3万美元全面收购好耶;

2007年12月,以1.684万美元全面收购跨新闻媒体在卖场电视广告中最大的竞争对手玺城;

……

潮起网曾报导,跨新闻媒体新闻媒体2年时间全面收购60多家子公司,沦为那时国内领先的智能化新闻媒体集团,占据95%的市场份额。

跨新闻媒体全面收购成效在资本市场反应尤为明显。2007年,跨新闻媒体总市值从起初的20~30万美元冲到86万美元,其市盈率也涨至40倍。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按上加速键的跨新闻媒体,在第二年就陷入至暗时刻。2008年,315晚会曝光跨新闻媒体有线违规群发短信,跨新闻媒体无奈关停主营业务发展“跨新闻媒体有线”,之后,跨新闻媒体又陷入大批商家减少电视广告业务发展投放,以及全面收购业务发展不及预期等诸多问题。

多重困境下,跨新闻媒体总市值也从颠峰时期的86万美元跌至6万美元左右,股价跌幅高达85%。之后不得不在私有化后于2013年B股,那时总市值26.46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65亿。

02、抓住风口,趁势兴起

短短的几年时间,梯媒领域遭遇全面收购大动荡、巨头上市又B股,但创业者们对梯媒的热情依然不减。

2013年,张继学带领风尚新闻媒体从传统杂志结构调整到梯媒领域。眼下,跨新闻媒体已牢牢占据电视广告价格较高的住宅、高端大厦,留给风尚的机会并不多。

但市场的任何空白可能就意味著机会,和当初跨新闻媒体捕捉到平面新闻媒体忽视的升降机一样,新入局的风尚把眼光放在了跨新闻媒体没能注意到的街道社区和二三线卫星城。

张继学曾表示,在住宅上班的人,我国大约有1亿左右,但在街道社区里居住的人达到7亿多,这意味著街道社区消费需求是我国主要消费需求市场。除此之外,那时美国街道社区消费需求占70%,而我国街道社区消费需求仅30%,今后还有很强的增长内部空间。

风尚街道社区策略颇为奏效。最终,风尚不仅以“产品卖到家,电视广告投风尚”的口号,吸引了想要接近街道社区消费需求者的国际品牌方,从巨头处夺得使用者,还赢得多轮发债和大腕的关注。

2014年,风尚赢得6000多万元天使轮发债;2015年,风尚全面收购声画新闻媒体,沦为成都升降机电视数量第二的子公司;2017年,风尚再获欧普照明、SUPERMARKET等另投的10亿发债;2018年,风尚先后赢得成都高新区产业引导基金20亿股权投资和腾讯股权投资的21亿。

当然,风尚的成功绝非偶然,更多是创新的结果。

眼下,市场上的电视广告屏主要是全屏,即使是跨新闻媒体也不例外。但风尚发现,升降机门缘的横条型内部空间正好可以放置一个横条型电视广告屏,为此,风尚专门找工厂订做横条型电视广告屏,并投入使用。

事实证明,竖屏效果不错。有调查显示,全屏会让受众的目光极易分散,而竖截图因视野更集中,能更好地吸引使用者的目光。

靠着战略和技术创新,风尚快速兴起。到2018年,风尚新闻媒体销售总收入超过10亿,环比增长4倍;电视广告主上,风尚新闻媒体赢得了1.6万多个使用者的自由选择,其中包括我国百强国际品牌中的80%。

而兴起后的风尚,也有了向千亿ji大哥跨新闻媒体发起进攻的勇气。

03、后者突围,跨新闻媒体被“分”

2018年4月,一则《关于全面争抢跨新闻媒体亿ji使用者的通知》在网上流传。该通知中,风尚确立以获赠、优惠合作和提成三项政策来鼓励员工争抢跨新闻媒体亿ji使用者。

抢客户、挖员工、砸钱硬刚,藏在电梯里的生意大战

图源:网络

此前中经TMT曾报导,为了争抢头部使用者,风尚直接在该使用者与跨新闻媒体合作的价格基础上打五折,且效果和跨新闻媒体无异。同时,如果使用者电视广告决策人和风尚合伙人见面,还能获赠1000多万元的电视广告资源。同时,风尚还在以高期权和高股票为条件挖跨新闻媒体的销售。

对于风尚争抢使用者之举,马云在朋友圈隔空回应:“没任何一个子公司是靠口水和碰瓷成功的,你能做多大永远取决于你能帮使用者做多大。专注自己的目标与使命,尽快实现500城500万终端覆盖5亿新中产的目标。”而张继学也回敬,回应跨新闻媒体借华语新闻媒体之口诋毁风尚,内部群有“打新动作”。

跨新闻媒体和风尚大哥的口头之争仅是一角,梯媒领域的内战才刚刚开始。

仅在2018年Q2一个季度内,跨新闻媒体的自营阻力位从3月末的160亿个收缩至7月末的217亿个,涨幅高达36%。而风尚也同样在加紧收缩,到2018年底,风尚和跨新闻媒体的阻力位数差距已经从4.4倍缩小到2.9倍。

除此之外,在风尚猛追的局势下,跨新闻媒体也开始打折降价。中经TMT报导,那时跨新闻媒体架构预告片优惠可以给到3折,配赠全北京1000个阻力位的数码预告片资源套装,获赠1.0架构5%的量。当得知风尚的价格更低后,跨新闻媒体则表示算上配赠后,综合优惠可以到2.8折。

和多数领域电商一样,谁能耗到最后,谁才是赢家。

在阿里巴巴140亿股权投资跨新闻媒体后,腾讯、天猫又分别21亿、10亿股权投资风尚。这意味著,这场电商,早已不只是跨新闻媒体和风尚的内战,而是阿里巴巴和天猫、腾讯等大腕之间的对决。

2019年,跨新闻媒体新闻媒体销售总收入121.36亿,环比大幅下滑16.60%,除此之外,跨新闻媒体新闻媒体毛利率为45.21%,环比大幅下滑21%,远远低于颠峰时期的72%。

诚然,电商导致跨新闻媒体营业水平大幅下滑,但这并不意味著,作为领域大哥的跨新闻媒体新闻媒体不再具备优势。

04、谁雄霸?

即便遭受业绩大幅下滑,跨新闻媒体也能很快回血。

尽管在电商和2020年疫情下,跨新闻媒体在2020年Q1出现业绩大幅下滑,但到2020年3月,跨新闻媒体屋苑电视广告已恢复正常至今年同期85%,4月总收入则恢复正常今年至同期水平,其恢复正常速度远远快于同行其他子公司。

这在于跨新闻媒体业务发展的调整。此前,跨新闻媒体较为依赖网络业务发展,但经过2019年调整,具有弱周期优势的日用消费需求品领域使用者沦为主要使用者,2020年占到销售总收入比例的35.45%,为第二大总收入来源。除此之外,新消费需求的兴起也给跨新闻媒体带来了一笔可观的总收入。

但业绩回升,并不代表跨新闻媒体稳坐第二的宝座。

短短的几年时间,风尚新闻媒体奋起直追,不仅迅速缩小和领域大哥的差距,估值超200亿,其背后更不乏大腕支持。

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年我国新经济秃鹰及准秃鹰Top200榜单”中,风尚新闻媒体与字节跳动、天猫科技、蚂蚁金服等子公司共同上榜,位列第58名。

值得注意的是,继2019年风尚赢得天猫10亿发债后,今年9月,天猫再次领投4万美元发债,同时沦为风尚新闻媒体第二大股东。

背靠天猫,风尚仍是跨新闻媒体不可避免的劲敌。尤其app上使用者数量红利见顶,无数国际品牌冲击到实体店时,梯媒被视为国际品牌内战的关键战场。

秒针《街道社区梯媒电视广告营销价值报告》指出,升降机新闻媒体是2021年电视广告主计划增投jiaohao 的户外使用者数量类型,街道社区梯媒是街道社区内触达率最高的户外新闻媒体,周触达比例达到92%。

但这个被视为国际品牌今后主战场的领域,明显与当初有了不同。

在智能化日趋经济发展的今天,电视广告个性化、精准化沦为趋势,即使在实体店使用者数量也不可避免。对于实体店新闻媒体今后的经济发展,有业内人士指出,“今后5-8年,网络改变线上电视广告使用者触达使用者的业务发展逻辑,将在实体店新闻媒体重走一遍。”

事实上,早在2018年,跨新闻媒体就开启了智能化结构调整之路。到2019年年初,跨新闻媒体就推出了物联网智能电视广告KUMA系统,主自动化挑点和投放系统。

同样回敬的风尚,也在大力推进智能化布局。今年春节,风尚联合SUPERMARKET推出“顾家年·享家趣”特别春节互动。即截图制造者的家在哪个卫星城,就把截图投到相应卫星城里的升降机屏幕上。

当实体店使用者数量加速经济发展,这意味著今后梯媒之间的竞争,势必将变为一场智能化的对决。

中商情报网显示,2017年至2019年,我国电视广告领域营业额从6896.4亿增长至8,674亿,平均增长率为9.20%,我国电视广告经营额占GDP的0.88%,相较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仍处于较低水平,经济发展内部空间巨大。

今后究竟谁雄霸,一切还是未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