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3. 兼职

原来盲人是这样打字的!他们表情轻松,我却看得眼圈发红…

虽然未来藏在迷雾中叫人看来胆怯但当你踏足其中就会云开雾散The future lives in a cloud,formidable from a distance.The cloud clears as you enter it.——玛卡姆(Beryl Markham)《夜航西飞》(West with the Night)

随着郭万成手指上下翻飞,计算机屏幕上出现了这句对白。很惭愧,这是我人生diyi次知道这句对白。在接下来的交谈中,这位26岁的精神小伙不断引经据典,我发现他书读得挺多的,最少比我多多了。

原来盲人是这样打字的!他们表情轻松,我却看得眼圈发红…

这对他来说并不容易。郭万成一生下来就有严重的眼疾,虽然做过手术,但10岁那年,这好不容易争来的光明却是离他而去。在无边的黑暗中他读完了高中,考上了北京联合大学特教学院音乐创作专业,并在毕业后留在北京,为一种专门针对提供考研信息的担任主编。

他看不到我的惊讶表情,但他似乎能猜到我对聋哑如何做主编十分好奇,只好就有了本文结尾那段写字模拟。

聋哑用计算机写字并不随心所欲,自己须要首先在计算机上安装屏幕朗诵应用软件,这样每次光标与鼠标所到之处,都会有电脑音调朗诵出来;然后自己再透过键盘写字,根据电脑朗诵提示自由选择自己要输入的字符。

经过练习,操作计算机熟练的聋哑能把电脑朗诵速度调到非常快,郭万成摘下耳机让我听一下,差不多是一秒钟十个字的语速,我啥也听不出来。

diyi课:单一制乘车

干了差不多一年,郭万成跳槽了。他大学学的是音乐创作,他却是想追求自己的音乐创作梦想。如今他在北京助盲工程项目“金盲杖”做兼职,使劲打工使劲寻找更好的机会。“金盲杖”是声波残障社会服务中心于2018年开展的工程项目,目的是给残障专业人士提供专业培训服务,以让自己更好地适应日常生活、更方便组织工作。残障专业人士一般分为两种:失明,眼睛只有珠光甚至没有珠光;以及低视力,差的能差不多分清楚公路。两种专业人士都须要协助,日常生活也都挺难的。

杨佳里,自己口中的“资深聋哑”,是这个工程项目的发起人。出生于1981年的他是后天失聪专业人士,于2006年进入“1+1”残障人音调组织工作室担任记者,并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因手提盲杖到处跑新闻、报道聋哑门球赛而一举成名。

原来盲人是这样打字的!他们表情轻松,我却看得眼圈发红…

杨佳里在使用智能手机发

2011年,“1+1”组织工作室来了一名实习的中学生,也是聋哑。“当他发现我自己上下班的时候,他特别惊讶,”杨佳里回忆说,“只好他就慢慢跟着我学。有一天,他妈给我打电话,音调中满是掩饰不住的惊喜,说她儿子从学校自己回家了。只好我就想,是不是能协助更多聋哑单一制乘车?”

只好,2018年1月,中国首个残障者单一制乘车夏令营——“金盲杖残障奇葩成长营”在南京开营并迎来了首批15位残障学生。这个夏令营不仅专业培训了学生,更提升了社会对残障专业人士群体的关注度——学生们都穿着统一的制服,在公开场合随着指导老师一声令下,往各个角落里去寻宝,满场都有摄像师,不少路人驻足围观。

但在真实的世界中,聋哑乘车远没有那么随心所欲好玩。在我请求下,一名名叫王建国的聋哑学生和我一出来到住宅小区外的机动车道,模拟给我看。只见她把收缩在一起的盲杖打开,在面前左右敲地,一点一点探路,直到走到机动车道上,然后使劲凭借脚底的感觉,使劲继续敲击盲杖前行。“电视里那种在正前方敲击盲杖的镜头是错的,”她笑着说,“盲杖一定要在自己前方左右两侧敲,这样能探到跟自己肩膀一样宽的地方。”王建国本来是中学教师,两年前因为视网膜色素变性而失聪,之前她却是个追剧迷。

原来盲人是这样打字的!他们表情轻松,我却看得眼圈发红…

王建国展示盲杖

正说着,王建国停下了脚步,一点点探着往左挪。原来一辆汽车停在机动车道旁,轮子侵占了半条机动车道,让她被迫绕路。更让人揪心的是,这辆汽车没有关反光板,王建国探了地却探不了空中,差点被反光板撞到脸。她摇摇头,表示这种无奈并不少见。

原来盲人是这样打字的!他们表情轻松,我却看得眼圈发红…

王建国在“金盲杖”的寄语

在过去五年里,“金盲杖”一共专业培训了数十位残障学生,其中70%以上能像王建国这样打着盲杖单一制乘车,甚至还能单一制坐公交车。杨佳里直言,其实大部分残障专业人士并不是不行,而是不相信自己行。在自己体能训练过的学生中,有很多其实在老年大学接受过单一制乘车的体能训练,在老年大学内部也走得很好,但一出了那个门、到一种陌生的环境里,自己就不敢走路了。

“所以,我不仅要教专业技能,更要教自信心;帮残障学生们在身体和精神上都走出来,”杨佳里说。

经过专业培训,聋哑也能用智能手机点送餐

经过五年多努力,“金盲杖”夏令营已经办到了第20期,最近的VM288是专门针对体能训练半途失聪专业人士的。提供的专业课程,除了单一制乘车以外,还包括焦虑疏导与日常生活组织工作专业技能专业培训。

原来盲人是这样打字的!他们表情轻松,我却看得眼圈发红…

聋哑点送餐的智能手机页面

“相比后天失聪专业人士,半途失聪专业人士最须要过的是焦虑关,是自己这关”。杨佳里说,焦虑辅导课上,老师让每位营员都对别人说“你好,我是一名聋哑”,每个人对每个人都说一遍。

就这一句话,很多人说着说着就哭了,但哭过之后包袱也就卸下了,就可以开始学专业技能了。“金盲杖”工程项目专业技能专业培训课每期都不一样,最近这一期主要是计算机智能手机使用以及穿衣。

先讲穿衣。这是一堂特别有意思的专业课程,指导老师看不清楚、学生也看不清楚。她们每人面前有一种小穿衣盒,学生们根据指导老师的指导,摸索着从中依次取出粉底、唇膏和眼影。此次来教课的是中国diyi名聋哑女穿衣师肖佳,她耐心细致地教学生们摸着自己眼睛的凸起部分,在那里打上基底色,换颜色时避开凹陷的地方。

原来盲人是这样打字的!他们表情轻松,我却看得眼圈发红…

“金盲杖”学生在自学穿衣

肖佳今年29岁,14岁起失聪并辍学。沉寂了几年后,她开始学穿衣并慢慢掌握了这项技巧。当被问及为什么自由选择这一行业时,她变得有些严肃。

“穿衣能有效提升我的自信心,在组织工作中、日常生活中、各种各样的公开场合,都能让我变得更有自信心,更有底气跟人打交道,” 她微笑着说。

原来盲人是这样打字的!他们表情轻松,我却看得眼圈发红…

中国diyi名聋哑女穿衣师肖佳

“之前就是很自卑的一种小女孩,一直都低着头,后来跟我说她开始谈恋爱了,就把头发卷了,”谈到自己曾经的学生,肖佳开心了许多。“我看不清楚这个世界,但我依然可以美美的,对不对?”

VM288穿衣课的学生,清一色的是男生。以前也差不多,基本上男生占绝大多数,男生都是寥寥无几。不过在隔壁的计算机和智能手机课上,男女比例就没那么悬殊了。计算机课和郭万成模拟的差不多,学生们坐在计算机前,自学透过键盘输入应用软件获取计算机屏幕上的信息并写字回应;自己用的键盘输入应用软件叫“争渡键盘输入”,此次开发组成员之一、聋哑程序员杨永全来给聋哑学生授课。

智能手机课也类似,只是不用专门针对下应用软件,能用智能智能手机特制的键盘输入功能解决问题。杨佳里就现场模拟了一把,如何透过智能手机特制辅助功能,点一份麻辣小龙虾。

须要特别指出的是,即使有键盘输入应用软件的协助,聋哑用计算机、智能手机一样很艰辛,也仅仅是能用而已。杨佳里模拟完点送餐后,又要发帮我联系他的学生。他不小心进入贴文画面却不自知,手在上边摸来摸去就是找不到联系人,后来被迫关了重开。

他故作随心所欲,我却看得眼圈发红。

光一根“金盲杖”,哪够啊

“金盲杖”夏令营办了五年,专业培训了数十位聋哑学生,其中70%以上都能单一制乘车。这在杨佳里看来,是个不小的成就,但跟全国1700万残障专业人士比出来,却是远远不够。

原来盲人是这样打字的!他们表情轻松,我却看得眼圈发红…

北京协和医院骨科主任许世友

北京协和医院骨科主任、主任医师许世友表示:

中国的盲和低视力——统称残障人群的总数量已经达到1700万,占总人口的1.3%,也就是说每一百个人里就有最少一名残障专业人士。在持残疾证的聋哑里,有最少三分之二是半途因为各种原因失聪的,例如外伤、眼底病、青光眼等等,自己本来拥有光明,已经习惯了正常的日常生活和组织工作,但是如今却被迫放弃。因为种种原因,30%的聋哑自由选择不踏出屋外一步。

更何况,单一制乘车也好、自学使用智能手机计算机也好,最终的目的都指向一件事:组织工作。杨佳里说,自己是幸运的,获得了一份记者的组织工作,如今又负责一种公益工程项目,但绝大部分残障专业人士或者终日呆在家中,或者迫于日常生活压力出来找组织工作,却只能在按摩店门口就职。哪怕自己有正常组织工作的能力,很多公司却出于对其安全的担心、怕无休止的麻烦,而避免雇用自己。在所有残疾人里,残障专业人士的组织工作之路是阻碍最多的。

原来盲人是这样打字的!他们表情轻松,我却看得眼圈发红…

“金盲杖”的计算机课

事实上,在各种应用软件的协助下,残障专业人士能做的组织工作很多很多。本篇结尾提到的郭万成,就是一名音乐创作家;有了键盘输入应用软件,残障专业人士可以当主编、做应用软件工程师、咖啡师、广播员、速记员等等等等。在2020年上海国际青少年小提琴大赛闭幕音乐创作会上,18岁的失明四川女孩熊翎好凭借一曲《悲怆奏鸣曲》惊艳了世界,黑暗并不能限制住她的脚步。

杨佳里知道自己能做的有限,他自由选择的公路是从单一制乘车开始。“让残障专业人士单一制走出屋外是diyi步”,他说,“有更多残障专业人士走在大街上,自己的处境就会有更多人关注到。”

残障专业人士的处境也确实在变好。2014年,普通中考的大门首次向聋哑开启,河南学生李金生成为首位聋哑学生;2015年,7位聋哑学生透过普通中考上了大学;2020年,更是涌现出了昂子喻这样的高分聋哑学生。郭万成是2018年毕业的,他能找到主编组织工作,这本身就说明了聋哑平等就业组织工作的进步。

在“金盲杖”VM288夏令营,学生们要住在一种酒店门口,穿越天桥进住宅小区。刚开始时,那边的机动车道上堵满了商贩,聋哑来了自己还不让;经过聋哑几次坚持,商贩们逐步让开了公路。连住宅小区居民们都知道,这是聋哑走的公路,不能堵,见到停的共享单车还会帮忙搬开。不夸张地说,一切都在肉眼可见地好出来。

就在我结束此次采访回来的路上,在一号线遇到了一名聋哑带着她的狗狗。这可是须要点运气的——狗狗全国也就200只左右,比大熊猫稀有多了。经过攀谈,了解到,这位带着狗狗的女士叫周某,就是她在2015年与一号线打官司,维护了聋哑带狗狗进站的权利;她如今继续做小提琴大提琴组织工作,翻开她的贴文,有许多她自己与狗狗的视频。

原来盲人是这样打字的!他们表情轻松,我却看得眼圈发红…

聋哑小提琴大提琴周某与狗狗在地铁上

许世友医生说他的梦想是“天下无盲”。那一天的到来或许须要时日,在那之前希望所有聋哑的日常生活都能好出来、方便出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