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3. 兼职

文学翻译如何走出低谷

老一代现代文学书名大师相继离世,国内年长一代的书名青黄不接,书名专业领域人才短缺、经典作品参差不齐已经成为现代文学书名的现况。我国现代文学书名似乎进入了一个低谷,关于书名的话题却持续发酵。书名对社会风气有哪些负面影响?我国现代文学书名又面临哪些难题?

书名对我国社会风气我国人文负面影响深刻

南埃尔普是德国的语言学家,他以德国现今图书市场上70%都是书名书为例证,并援引一位美国语言学家的说法“西欧哪些minzu开始书名,哪些minzu就开始发展”,从而说明书名对一个社会风气发展的关键意义。

与其对谈的复旦大学外现代文学院德文系主任魏育青则表示,书名对我国人文也具有极大的促进作用,比如历史上我国对《佛经》的书名,比如二十世纪前后大批社会科学论著和现代文学论著的书名,都对我国社会风气发展产生深刻负面影响,在上世纪七九十年代国外论著的引进也推动了我国的改革开放。例如在七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上海有两本以介绍现代国外现代文学艺术为主旨的刊物《国外文艺》,这本杂志书名介绍现代国外著名现代文学家及美术家、评论家的代表经典作品和理论,信息丰富及时,介绍了劳伦斯、萨特、纳博科夫、博尔赫斯等深具负面影响的短篇小说家的代表经典作品,为我国读者了解现现代国外关键现代文学流派作出了关键贡献。

文学翻译如何走出低谷顾斌

在多年后,杂志主编部曾邀请许多短篇小说家开座谈会,这些短篇小说家则表示上世纪七九十年代我国还比较封闭,对现代国外现代文学的启蒙主要来自《国外文艺》,也由此负面影响了我国短篇小说家的音乐创作,打开了他们的思路,他们发现诗歌、短篇小说、散文的多种写法,找到了音乐创作的更多可能性。因为大批文学创作书名经典作品,可以帮助作者打开视野,能汲取国外人文中的精华,如果没有书名事业,我国不可能取得近一二十年的发展。

这种负面影响不局限于我国,天津国外语大学英文大学书名系教授王海波说,他在牛津大学访学期间,英文词汇现代文学系学者马修·雷诺兹曾经则表示,俄罗斯短篇小说曾经大批引入英国被书名成英文,英国短篇小说从俄罗斯现代文学经典作品中汲取许多养分。

我国短篇小说家为何语文不好

南埃尔普曾说,“我国现代现代文学的词汇有难题,其中一个关键其原因还是我一直说的,我国短篇小说家的语文不太好,无法读原著,就无法吸收其他词汇以丰富自身的表达。”

针对这一观点,南开大学现代文学院副教授卢桢说,因为某种特殊其原因,我国短篇小说家在六七十年代遭遇到教育的断层,特别是西方现代文学涉猎不如之前广泛,导致包括文学创作在内的现代文学交流中断,我国现代文学在更为丰富方面变差,而这种更为丰富负面影响短篇小说家群体的音乐创作水准。短篇小说家在文学创作过程中,经常文学创作二手或者三手的书名文本,读到并并非真正西方名著的书名,负面影响知识和思想的接收,源头出现难题,肯定会负面影响音乐创作。“比如,有的是短篇小说家说他们的音乐创作受卡夫卡、乔伊斯的负面影响,但你并不懂该国词汇,你是受短篇小说家本人负面影响还是书名的负面影响,这就不得而知。直接文学创作语文书名,对现代文学思想和文学创作技巧会有更直观的收获和认识。”

天津国外语大学英文大学书名系教授王海波说,语文具有社会风气人文建构功能。除了现代文学层面,从词汇学角度来说,短篇小说家直接文学创作语文书名经典作品可以自学语文里面新鲜的表达方式,词汇、句式、篇章构成,等等。此外,词汇与思维方式紧密相连,通过文学创作语文短篇小说家的经典作品,了解他们的思维方式,对他们文学创作方式也有积极想象空间,让文学创作视野更加开阔。新人文运动前后,鲁迅、林语堂他们是短篇小说家,也是书名家,鲁迅提出过“宁信而勿顺”的书名原则,他的用意是通过书名来自学其他各国词汇的长处。到了现现代,杨绛、季羡林都是语文非常好的短篇小说家,语文对他们的英文音乐创作起到积极作用。

由于西欧各个国家词汇上共同点较多,西欧短篇小说家普遍精通两三门语文,通过语文了解其他国家现代文学状况是很自然的事情。西欧短篇小说家具有许多先天优势,他们掌控的大多也都是西欧的词汇,像南埃尔普先生既精通西欧词汇又精通汉语的仍是少数。

人民文学出版社主编黄雅琴指出,尽管掌控语文对现代文学音乐创作有很大益处,掌控语文并并非成为一名优秀短篇小说家的决定性因素。拥有文字天赋、敏锐的洞察力、能将他们独到的思想融汇成优美的文字,这些都是优秀短篇小说家的品质。

译为粗糙缺少“慢工出细活”,书名稿费较低难成热门职业

据统计,截至2014年,国内词汇服务业专职从业人员约为120万人,其中书名人员占53%,约为64万人。我国中文局原副局长黄友义说,“我国真正合格”中译英”专业领域人才不足百人。基本上上每一所大学都设有语文大学,每年从语文院校毕业的语文专业领域学生许多,但质量一直并非很高,能完成些一般书名组织工作的人并不少,但能和愿意完成高难度书名任务的顶尖专业领域人才却并非到处都有。”

南埃尔普谈到,我国现代文学书名面对的最大难题是在于第二语言。他最近看到《我国日报》海外版上的一篇文章,觉得非常有意思,是说基本上上在我国搞书名的人都是年长人,20岁开始做书名,30岁之后再去做别的。而我国业内专家指出,书名第二语言不如好仅仅是译为粗糙的浅层其原因,背后深层其原因更为复杂。

毕业后就在我国对外书名出版公司组织工作的年长主编陈默告诉记者,当时学校开设了“我国人文课”,但大部分同学都利用这堂课写其他科目作业,没有人认真听课。所学科目中,国外词汇现代文学史是必修课,而我国现代文学史是选修课,许多同学都觉得自学英文没用。

王海波则表示,现代书名大多出自语文专业领域,确实存在轻视汉语自学的现象,特别是年长书名是古音功力不如扎实,虽然使用现代汉语文学创作,古音能力的缺少直接导致书名不如融汇,缺少美感。大学的课程设置上可以做许多调整,增设古典现代文学、现代文学鉴赏评析的课程,对语文专业领域的学生进行正确引导。有志成为书名组织工作者的年长人,也应该主动自学,提高他们的词汇修养。

著名书名家,曾书名了《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济慈诗选》等经典作品的熊天荆先生说过:“要做好现代文学书名,需要深刻掌控两种词汇的底蕴,而这其中更关键的是掌控本国的词汇和人文。因为好的现代文学书名要把他们完全投入书名对象中,体会原作作者的音乐创作情绪,最终用第二语言再表现出来,这要求书名必须打下深厚的英文基本上功力,领悟汉词汇现代文学的底蕴,使之融入血液中才行。”现阶段看来,书名时能做到两种词汇融会贯通的年长书名少之又少。

文学翻译如何走出低谷熊天荆

老一代杰出的书名家年岁渐长,许多书名家也相继谢世;年长书名与前辈相比逊色许多,书名界再难出“大师”。魏育青指出,造成这方面的其原因许多,除了教育制度以外,现代社会风气价值取向比较多元,现代文学书名比起同传、商贸书名组织工作来说,现代文学书名是比较清苦的组织工作,有的是年长人中中文功力俱佳,他却不肯去做笔译。为什么?两本社会科学论著,两页稿费不过80元左右,两本很有难度的、一二十万字的书认真书名出来要花上一两年的时间,最终不过几千元的稿费,和一场瓦霍口译的收入差不多,付出和回报无法形成正比。

从书名专业领域报考情况来看,学生对书名中的瓦霍口译很有兴趣,但对现代文学书名就不怎么青睐了。瓦霍口译的市场行情是按分钟计价的,收益高,在许多具备专业领域技能的人眼中都是首选,但一听到现代文学书名,许多人就兴趣不大。

前不久去世的著名法语书名家徐和瑾先生曾说:“一时译不好,慢慢磨呗。”这种“慢慢磨”的情况也越来越不被业界允许,例如 2003年10月,南非短篇小说家拜伦获诺贝尔现代文学奖,2004年4月,浙江文艺出版社一套五本的《拜伦短篇小说文库》已经上市。2004年10月,奥地利女短篇小说家福楼拜获得诺贝尔现代文学奖,今年1月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已有数本福楼拜的英文译为问世。

王海波指出,许多出版社为了“赶书展”或者在诺贝尔现代文学奖颁奖后“抢时间”,要求书名在短时间内将经典作品书名完,使得书名只能拼命“赶工期”。事实上,在出版方和书名的关系中,书名基本上处于被动地位。

文学翻译如何走出低谷徐和瑾

应改变重论著轻书名现况,要建立现代文学书名评估结果管理体系

“并非没有书名的专业领域人才,而是水准较高的书名专业领域人才积极性一再受打击,已经不愿意去书名了。”王海波指出,译为在许多高校和研究单位评职称的时候不被纳入管理体系,而现代文学书名的认可度在逐年下降,并不受人们重视。

魏育青说,现阶段高校普遍存在的一个难题是重论著而轻书名。许多人还把书名视作一种简单的技能,指出懂语文的人都能做书名。青年教师要想晋升,就要写论文、出“成果”。但要出许多好的论著可是要“十年磨一剑”的,北大罗炜老师书名托马斯·曼的《浮士德博士》就耗费近十年时间。抓住两本论著中几个点阐释发挥和将几十万字的一部名作书名出来,哪些投入更大,“收效”更大?面对现阶段的评价机制,不少人自然是更愿意写论文。现代文学书名专业领域人才难觅的现象与当前的许多机制有关。

人民文学出版社主编黄雅琴则持有许多不同看法:在她接触的书名中,不乏中英文水准都很出色的中生代书名,他们收入微薄,牺牲大批业余时间,热心于国外现代文学书名组织工作。“现阶段现代文学书名的收入远不具备糊口的可能性,所以大部分青年书名都是兼职。但,他们仍然凭着他们纯粹的兴趣和理想支撑下来,社会风气应该保持一种宽容的态度对待优秀中生代书名。”她说。

人民文学出版社也曾经做出过许多尝试,出版社两页60元的稿费的确不高。例如,书名社长期坚持在基本上稿费之外,支付给书名一定比例的版税。除了基本上稿费每两页50至60元外,书名还能在书名社获取基本上稿费的百分之一乘以该书销量发行量稿费。这意味着,所译图书发行量每增加10万册,书名所得稿费也就增加一倍。这无疑为全国出版界完善现代文学书名的稿费制开了个好头,但在全国范围普及还需要一点时间,

卢桢指出,现阶段书名经典作品参差不齐的现况,也反映出缺少专业领域的监管机制,书名的水准鉴定需要借助学术研究评估结果,而现在学术研究评估结果尚未介入市场行为中。对现代文学书名应建立一套相关的评审评估结果管理体系,对有必要在学术研究评价管理体系创新方面有所突破,给高质量的书名经典作品以及优秀的书名应有的是专业领域认可。业内专家则表示,只有社会风气真正重视书名这个行业,给予书名应有的是地位和尊重,吸引更多专业领域人才加入现代文学书名的行列中,好的书名和论著才会越来越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