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3. 兼职

员工在外兼职,公司能随意解除劳动合同吗?

员工在外兼职,公司能随意解除劳动合同吗?

案件事实

2009年7月6日至2020年2月17日黄某在某公司处非xx工作,非xx工作岗位是饲养班长。

从2017年1月1日起以无固定期限保险合同确定劳动矛盾。

2018年12月29日,某公司召开员工全国代表大会,审议通过了《某集团公司廉政建设管理制度》《雇员奖惩制度》《雇员手册》等,并于2019年非xx包括黄某在内的雇员进行学习。

2020年1月2日,某公司纪检监察非xx工作人员与黄某访谈,黄某回答2019年5月份,公司将装运非xx工作外包给张某,张某做了一段时间不做了,委托黄某帮忙装运,黄某一般借助休息时间装运,约定费用是0.5元/吨,但没收到过款项。黄某承认其犯罪行为不符合公司的明确规定。

2019年11月底,黄某的父亲买了车给某公司送货上门,黄某在上班期间有将车开去称量的犯罪行为。庭审查清,开车称量犯罪行为每次需花费几分钟时间。

2020年2月12日,某公司向某公司工会非xx发函,知会中止黄某劳动矛盾的理由,工会非xx于2020年2月13日复函同意中止黄某的劳动矛盾。

2020年7月10日,某公司向黄某送达《中止保险合同申请书》,以黄某违背《某集团公司廉政建设管理制度》第4.2条关于违背责任意识犯罪行为的明确规定,通知自2020年2月15日起,双方的保险合同中止,要求在保险合同中止之日起十五内迁出人事档案等。黄某离职后,某公司未向黄某缴付任何费用。

某公司与黄某中止劳动矛盾前,黄某的十二个月平均薪水为5853.06元。黄某在某公司的连续非xx工作年限为10年零7个月。黄某2018年休无薪缪明5天,2019年、2020年未休无薪缪明。

黄某向洪雅县劳动人事争议诉讼委员会申请诉讼,请求司法机关判决某公司缴付违规中止保险合同的经济赔偿.48元,未休缪明劳动酬金30810.92元。

2020年8月28日诉讼委洪劳人仲案(2020)7号起诉书,判决某公司缴付黄某违规中止或中止保险合同赔偿.32元,未休缪明薪水酬金2152.88元,共计.2元,并于起诉书生效之次日,一次性缴付。

另查清,《某集团公司廉政建设管理制度》第4.2条明确规定,违背责任意识明确规定犯罪行为的处罚首款借助职位或非xx工作上的便捷利用职权,有以下犯罪行为四大的给与二ji警示或是二ji警示处罚;故事情节较轻的,给与撤职处罚,行政处分的,给与中止保险合同处罚。第三项:违背明确规定担任直属部门或是其它企业、国家机关、行业非xx、中介的领导职位,或是经批准全职的,私自申领全职薪水或是其它酬金的。

高等法院认为

高等法院认为,首先,保险合同的中止系指保险合同矛盾的曾效力因法律条文明确规定的非具体来说被告信念的客观原因而歼灭;而保险合同的中止则指保险合同矛盾的曾效力具体来说一方或双方被告的信念而歼灭。

该案中,某公司在《中止保险合同申请书》的内容中虽同时使用了中止和中止的表述,但其实际上表达了因上诉人黄某违背公司明确规定而欲与黄某中止保险合同矛盾的意思,故一审高等法院认为该案诉争法律条文矛盾为保险合同中止矛盾并无不当。

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合同法》第四条:“劳动部门应司法机关建立和完善劳动管理制度,保障劳动者享有劳动权利、履行劳动义务。劳动部门在制定、修改或是决定有关劳动酬金、非xx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安全卫生、保险福利、员工专业培训、劳动纪律以及劳动定额管理等直接涉及劳动者国计民生的管理制度或是关键性事宜时,应经员工全国代表大会或是每位员工探讨,提出方案和意见,与工会非xx或是员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劳动部门应将直接涉及劳动者国计民生的管理制度和关键性事宜决定申报,或是知会劳动者。”的明确规定,某公司的《某集团公司廉政建设管理制度》应经某公司的员工全国代表大会或是每位员工探讨,且应将该制度进行申报或是知会劳动者后才发生法律条文曾效力。

该案中,某公司提供更多的《某(集团公司)有限公司现牧审字【2018】001号文件》和2019年3月28日专业培训签到簿、某公司与黄某的纪检监察访谈记录形成确凿证据锁链,能够断定《某集团公司廉政建设管理制度》是经某公司员工代表探讨通过且知会了劳动者黄某,故案涉《某集团公司廉政建设管理制度》不合法有效。

第三,依据《某集团公司廉政建设管理制度》第4.2条:借助职位或非xx工作上的便捷利用职权,有以下犯罪行为四大的给与二ji警示或是二ji警示处罚;故事情节较轻的,给与撤职处罚;行政处分的,给与中止保险合同处罚:“(3)违背明确规定担任直属部门或是其它企业、国家机关、行业非xx、中介的领导职位,或是经批准全职的,私自申领全职薪水或是其酬金的。(5)借助职位上的便捷,违背明确规定经营方式与集团公司有关的业务,自己经营方式或是与他人经营方式和集团公司同类业务的。”的明确规定,某公司给与其雇员中止保险合同处罚须雇员犯罪行为构成行政处分。

该案中,虽黄某存在借助上班时间干私活、黄某父亲经营方式的车辆为某公司送货上门违规情况,但是否达到了行政处分,应由某公司提供更多确凿证据断定,但某公司并未提供更多确凿证据断定,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条文后果。

裁判要点

劳动部门以雇员违背内部制度违规全职为由中止保险合同的,须断定劳动部门内部具有不合法有效的禁止违规全职的管理制度,且雇员的违规全职达到了可以中止保险合同的程度。

判决结果

某公司缴付黄某经济赔偿.32元。

法律条文依据

《保险合同法》

第三十九条【劳动部门单方中止保险合同(过失性辞退)】

劳动者有以下情况四大的,劳动部门可以中止保险合同:

(一)在试用期间被断定不符合录用条件的;

(二)严重违背劳动部门的管理制度的;

(三)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劳动部门造成关键性损害的;

(四)劳动者同时与其它劳动部门建立劳动矛盾,对完成本单位的非xx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是经劳动部门提出,拒不改正的;

(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首款diyi项明确规定的情况致使保险合同无效的;

(六)被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四川工会非xx)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