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导游这两年:无团可带,艰难自救做代购、搬快递、卖水果

又是两年可以预见的“就地过年”。

截至2022年1月5日,全国现有新冠确诊人数为6125人,中高风险地区88个。文旅部明确要求,2022年春节期间,中高风险地区的省区市暂停跨区项目组旅游观光及“机票+饭店”业务发展,2022年3月15日之前,除了与港澳相连的客运码头城市,其他陆地边境客运码头城市的跨区项目组旅游观光业务发展全部停止。

zui近的两年,旅游观光人曾无数次以为 zui艰难的时刻已 zui近,然而急速出现的局部性禽流感,造成的是无数次的“熔断”和无数次希望的破灭。这两年,许多旅游观光人做得 zui熟练的组织工作就是退票–禽流感急速来来去去,促使大家都成了退改签的熟练工。

已持续近两年的禽流感,对旅游观光业构成了沉重而持续的压制,尤其是入境游和creates业务发展几乎全面延宕。“许多大旅游团之前在客运码头城市租下一层楼,有几百号人,如今都解散了。”老旅游观光人陈会君说。

许多子公司和从业者的生计都成了问题。这两年来,陈会君看到不少 zui近在领域里叱咤风云的人物变成了“老赖”–旅游团资金断裂了,欠了供应商的钱。银行无法支持放贷,xx对旅游观光业的财政补贴和支持也在禽流感之下大幅削减。“禽流感对他们的压制,叫做团灭。”

禽流感的急速反复中,无论是领域命运还是个人命运,都处于不可预测且失控的状态。在失控中,有人改行卖寿险、卖蔬果,有人去给超市和快递子公司打零工,也有人用战略性净亏损的方式坚守梦想,甚至还有人因为禽流感而终于等来他们的良机。旅游观光人在无常的命运中不屈地等待春天,领域也悄然进行着升ji。

01

做代理商、搬快递、卖蔬果,心还在旅游观光业

1997年,陈会君中职毕业后加入江苏一家国营旅游团,第二年已经开始带入境旅行团。“我的事业和中国入境游消费市场发展同步,一已经开始带新马泰,后来走出去的人越来越多,又带了欧洲、日韩、非洲团。”

陈会君曾经对他们的事业发展感到很满意。“做入境游有一定的门槛–必须有洛色林和领队证。1997年洛色林要求中职文凭,那时考律师证也只须要中职文凭。2001年的这时候,我的年薪是本地公务员的三倍。”

随着入境游消费市场的成熟,条线越来越细分,从2013年已经开始,陈会君专注于“澳大利亚-新西兰”路线,直至禽流感肆虐。2020年1月,是他 zui后一次库塞县去澳大利亚。

2020年1月24日旅游观光全面停止,直到8月,陈会君都没有复工。“我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但只有三个月天数停工,大家当成放假,还挺开心的。”而如今,不仅是不开心,是生存危机。

陈会君说,旅游团利润率的蛋糕分成三部分,creates利润率只占10%,入境游占50%,还有40%是入境游贡献的。禽流感后只剩下入境游的40%,局部性禽流感急速,跨区游延宕,入境游里也就只剩下短线游了,而这部分消费市场的利润率只占禽流感前全部利润率的20%。

“越是大的旅游团越是难生存,因为之前以入境为主,如今要转型是很吃力的。去抢小旅社的消费市场。这是很难的,面对的用户不一样了。”同样的,带惯了gaodang 入境旅游观光团的陈会君,转做国内短线游亦有诸多不适。

禽流感前,陈会君对他们的生活充满自信,房贷只做了五年;禽流感后,他尝试和银行沟通把贷款延长到十年,但被拒绝了。目前,每个月1万多元的房贷是靠在事业单位组织工作的妻子支撑。陈会君卖掉了2010年购买的黄金,财政补贴家用。

如今,陈会君时常在贴文发许多境外免税产品的信息,为熟客做代理商。“毕竟做了这么多年入境游,在境外有些资源,免税店的员工和境外地接导游都须要生存,大家抱团合作。”

陈会君很清楚这样的代理商可能涉及到走私问题,他感激监管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做法–“国家也知道我难,如今不想严管我。”他又很失落蔡伯介,“之前我库塞县去海外,都是客人求着我代理商,我常常说行李箱放不下还懒得带呢。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谁会想这么做?”

陈会君还尝试过其他“混口饭吃”的配套措施。2020年,他曾经去快递子公司打零工,早上7点到岗,在流水线上分拣快递,一早上都在搬货,一直做到早上四五点钟,一早上赚100多元,只做了两个早上就吃不消了;他也去过24小时超市打短工,一小时16元,“有活儿就喊我,早上去给超市卸货、上货”。陈会君很不适应,2020年8月,入境游须要人手,他又回来了。

“我45岁了,那个年龄很尴尬,大多数单位不须要那个年龄的人,如果35岁以下,还可以考虑换领域。我从来没进过工厂、没坐过办公室,还有15年才退休,还得在那个领域混下去。”说这些的这时候,陈会君很平静。

另一位老旅游观光人苦撑了两年多, zui终还是离开那个领域。张俊在旅游观光领域有18年的从业经验,从杭州的一名地接导游做起,禽流感前担任深圳万众国旅的营销总监。

“我一直在坚持,禽流感后还换了一家旅游团,从入境游转到入境游,可是总收入实在太低了,没配套措施支撑家里的开支。”张俊的月总收入从禽流感前的2多万元减少到5000元,并且极其不稳定。一个月家庭开支至少1多万元,他只好尽量减少在外就餐、游玩,夫妻俩也不买新衣,出门尽量选择公共交通。

导游这两年:无团可带,艰难自救做代购、搬快递、卖水果

2019年10月,张俊库塞县在南非好望角旅游观光

“禽流感之前我老婆不组织工作,如今她也想配套措施赚钱。父母也会给我许多财政补贴,但我心里是不舒服的。”张俊慢慢意识到,禽流感是一场持久战,2021年7月终于决定彻底改行。

他如今的正职是卖蔬果。“我家就住在蔬果消费市场旁边,跟着好友一起做蔬果批发商,做社区团购的团长,他们建群、发名片、加,集合许多订单后去消费市场批发商,然后一单单地送货。上午配货,下午送货。每天30多单,一天能赚200元-300元。每周六休息一天。下雨也送,刮风也送。”

导游这两年:无团可带,艰难自救做代购、搬快递、卖水果

2021年,张俊离开旅游观光领域,目前从事蔬果批发商生意,努力撑起家庭开支,辛苦但扩充

张俊说,如今的组织工作比之前辛苦,但更扩充、安全感更强。“我对旅游观光业有很深的感情。在这份组织工作中能看到世界,学到许多地理、人文知识。我的心还在旅游观光业里,但不能再留恋过往的东西。我有两个女儿,我须要撑起那个家。有太多无奈让内心焦灼。”他说。

02

“有人希望禽流感久一点能抄底,我更要坚持下去”

从西安前门大街上的“近今后博物馆旅馆”露天平台,可以看到对面IFS大楼上著名的“熊猫”艺术装置。这是“近今后博物馆旅馆”的第三家店面,在禽流感后,顽强地开业并且艰难地维持着经营。

“近今后博物馆旅馆”是一家连锁青年旅馆,除了共享住宿空间,还搭配了艺术空间,邀请西安本地的“野生艺术家”参展。

这家旅馆拥有一个非常学院派的合伙人班底–他们出身人类学、心理学、艺术策展。其中的核心人物李俊千,毕业于中山大学人类学系考古专业,其他四位合伙人都是他的追随者和支持者。

2017年,diyi家“近今后博物馆旅馆”在西安落地,定位gaodang 中旅。禽流感前,这一家店面年总收入超过100多万元,净利润率率接近40%。在这样的势头下,2019年李俊千招兵买马,规划了二店和三店。“我测算的模型,大沟年总收入能达到1000多万元。”他说。

在两家新店装修接近尾声之时,禽流感来了。

两家新店分别拖延了近半年, zui终顽强开业,但不可避免地巨亏。李俊千站在前门大街这家店面的露台上,望着楼下西安 zui繁华的十字路口,背后却是日复一日的净亏损,身边的中旅也在一家家倒下。

“局部性禽流感急速,仅仅是2021年初就闭店两个月,但项目组要养着,大沟十来个人,我坚持发基本工资,离职率非常低。”李俊千说,目前维持运营的配套措施主要有两个:欠款和借贷。大沟的房租一共200多万元,房东同意缓缴;同时,许多企业输血120多万元。

“每一天都在希望和绝望的反复中度过。我早上起来充满希望,中午财务总监告诉我要付房租了我就绝望了,下午巡店的这时候,我必须让伙伴们觉得我很乐观,早上回家继续想配套措施找人欠债。”

李俊千说,禽流感后的生意像过山车。2021年7月,西安消费市场整体回升,三家店面入住率回升到70%,月总收入达到60多多万元。

“那时我充满信心,一旦禽流感 zui近,我很快就能回本。但7月底西安突然出现禽流感,8月房价比7月降了一半,一个床位只卖30元,去掉交给平台的佣金,到手只有20多元,但入住率也只有40%,大沟总收入只有20多万元。”

然而,除了2020年曾经获得一段天数社保的减免,2021年这家子公司就再也没有拿到过任何财政补贴。2021年底,社保基数上调,子公司须要追缴2021年全年的社保差额。

李俊千和妻子通过抵押房产、借贷等方式,已往项目里投入了600多万元。“向父母欠债是 zui难开口的,宁愿跟好友欠债。我的好好友都已借了一圈,很长天数我不敢和好友聊天。有这时候须要从花呗套现出来还一点钱。 zui惨的这时候,我的花呗都还不上。”吴妻说。

但他们仍然坚定地坚持着。李俊千说:“我要做天数的好友。即便在禽流感下,我的粉丝黏性也很强,12月一店办艺术展,每天有三四百人的流量。”他计划在2022年向大型饭店集团以及本地xx基金融资。

“2020年西安有一个老板想收购我的三店,他说希望禽流感能持续几年,就能够有一个好价格去抄底。”吴妻说,“那个想法更加验证了那个消费市场是被看好的,所以我更要坚持下去,不能贱卖了。”

03

保持忙碌,直面有用的净亏损

刘建斌已打算放弃对2022年的期待,直接展望2023年。

禽流感以来,他已受到太多次“毒打”,“心碎,流不出眼泪”。 zui近他总会在出国库塞县、考察时买些奢侈品,如今衣服、鞋子都是抖音直播上买的。

禽流感前,刘建斌长期从事海外游轮业务发展,禽流感后转做国内游轮,创办了游轮分销平台“上船吧”,债券承销赣江上的“世纪游轮”。他对标欧洲的中gaodang 河轮,把赣江上传统的4天短线行程升ji成7在至15天不等的长线,售价 zui高达18880元,算是对国内gaodang 旅游观光需求的一种回应。

然而 zui近这两年,刘建斌在无数次局部性禽流感中被压制得麻木。在 zui初的计划中,2021年3月游轮就能起航,但受那时的禽流感和“就地过年”政策的影响,起航天数推迟到6月。没想到, zui后等来的不是游轮复工的已经开始,而是2021年局部性禽流感的已经开始。

“张家界、南京的禽流感让我的暑假消费市场戛然而止;后来的福建发生禽流感,不出所料,国庆的消费市场很差。到了兰州禽流感,对领域是毁灭性的压制,我已被按在地上摩擦了,赣江游轮有几班都是兰州客人的包船,全取消了。”刘建斌说,2021年他所债券承销的赣江游轮发船近60个班次,取消的班次同样多。

“2021年已被毒打了许多次了,已很清醒了。有一轮禽流感下,一个分销商不愿退单,不死心,还想等一等。但如果到发团的这时候临时取消,还要赔上客人的机票费用,不能存有侥幸心理。这不是救命稻草。”刘建斌说,“对于等待,我本来是乐观的,但如今明白盲目乐观没有用。”

在资金上,刘建斌的子公司靠融资支撑着,禽流感后已净亏损近1000多万元。为了稳定军心,他只能多做许多新业务发展,让员工有事可做。“只要能打仗,就比较稳定,停下来就会军心涣散。”

他把游轮线路延伸到华南,债券承销clubmed吉林的度假村、江浙沪周边gaodang 饭店的预订。刘建斌坦言,出境游并不是他真正想做的事,但春节前后跨区游被叫停,他必须让项目组保持忙碌状态。“做那个生意赚的钱不足以覆盖项目组的成本,但那个净亏损是有用的净亏损。”

刘建斌预计,如果2022年旅游观光消费市场继续严冬,他将用出境游、咨询顾问的组织工作维持生命力,在蛰伏状态下做业务发展创新。

“除了业务发展板块,还有技术板块,都在为今后做准备,一旦能开放入境游,我搭建的分销系统,能马上和合作伙伴做系统对接。”他依然从积极和长远的角度看待这段天数–消费市场好的这时候,大家想赚快钱,没天数做革命性的事;消费市场不好的这时候,反而是创捷伊时机,是改变领域的时机。

04

禽流感给了他们捷伊良机

禽流感并非让所有人都无路可走。张锦鸿就找到了他们的良机,靠亲花柱的设计装修迅速打开了饭店消费市场。

他所在的广州爱翼饭店设计发展有限子公司从2000年已经开始做室内家居,2016年一次偶然的良机,子公司承接了三亚海棠湾红树林饭店的项目,给饭店做亲花柱的改建。“亲子消费市场”那时在整个旅游观光业都还没有形成很强的概念,大多数星ji饭店都没有捕捉到这一消费市场潜力。

因此,2016年至2019年这四年,张锦鸿并没能很快打进gaodang 饭店用户群。“我供应商要打进gaodang 饭店很困难,能设计四星ji饭店的子公司都很厉害,我只能打细分消费市场。但禽流感前,许多饭店还不知道亲花柱是什么意思。”

直到禽流感肆虐。“海外出不去了,跨区也费劲,出境游的核心消费群体就是家庭。到了周末,小孩子在家待不住,亲子饭店是父母很好的选择。”他说。

这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完美良机。张锦鸿也过了半年手足无措的日子。“禽流感已经开始的这时候,饭店都没反应过来,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许多饭店的人员都放假了,没人有心思理我。”

随着领域复苏,饭店也在禽流感下重新寻找他们的出路。2020年9月,张锦鸿和广州冬夏饭店对接上,合作亲花柱的改建,这令他感到惊喜。“四星ji饭店还是以商旅为主,竟然会主动做亲花柱,而且找到我之前,冬夏已做了十几间亲花柱。”

他算了一笔账,一间亲花柱的改建费用在25万至30多万元,两年半到两年回本。“以冬夏饭店为例,平日价格大概是1500元/间,改完亲花柱可以提高到3000元/间,周末更是高达4000元/间。”

不过这样的成本并非每个饭店都愿意接受,所以张锦鸿的子公司提出一个“用户友好”的模式–自掏腰包为饭店改建,让饭店前期零投入,改建完3年内,抽取亲花柱溢价的一半利润率。三年后亲花柱内的物权和IP版权都归饭店。”

张锦鸿感受到,冬夏饭店项目是他打进四星ji饭店圈子的关键一步。冬夏后,他还为温德姆、洲际、瑰丽、文华东方等多家知名饭店做亲花柱项目,已改建了2000多个亲花柱。

从业12年的旅游观光人芮扬也在转型过程中找到了捷伊良机。所有接受采访的旅游观光人都提到, zui普遍的改行方向是中介和寿险,芮扬就是其中之一。

芮扬在2008年大学毕业后投身旅游观光业,在南京的中北国际旅游团有限子公司主做入境游轮消费市场,接触过海外的各条线路、各种各样的船只,从采购、设计、产品包装到营销计划,精通产品全链路。

导游这两年:无团可带,艰难自救做代购、搬快递、卖水果

禽流感前,芮扬在南京中北国旅有12年的领域经验

禽流感肆虐后,芮扬在家办公,每天忙着给分销商和直客退款。随着“躺平”的天数越来越长,她心里越来越慌。“国企照发4000元底薪,但整体总收入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时不时接受灵魂拷问,觉得不能浪费天数。那时看到游轮的用户转发寿险领域人才发展的计划,我想学一学。”

2020年5月,芮扬加入了寿险领域。“这放在之前是不可能的,国营企业是很舒适的,让我去转型做主动型的销售,是不太愿意的。哪里来的用户,哪里来的资源呢?我也害怕压力。但我不能浪费天数。”

在中宏寿险,她开启了痛苦、但扩充的转型期。一已经开始,芮扬甚至不好意思说他们在寿险领域,“许多人对卖寿险的有偏见,看不起我。但只要踏出diyi步,就急速突破。”两年后,她已拥有一个十几人的项目组,总收入恢复到禽流感前旅游观光业的水平。

导游这两年:无团可带,艰难自救做代购、搬快递、卖水果

禽流感后,芮扬转投寿险业,找到了事业的新良机

这次改行,给她带来很大的改变。“之前在旅游观光领域整天忙着烦琐的组织工作,不会主动做规划,而且经常飞海外,心态很高傲。如今转到金融业,身边的人都比他们优秀,不会再骄傲了,要学的东西太多了。组织工作中遇到许多问题,急速地突破自我。”

组织工作的要求以及作为项目组领导的职责,芮扬认为他们变得更加包容。“之前国营企业做小领导,遇事还会情绪化;但如今无法用原来的管理方式要求别人,如今天天笑嘻嘻的,有困难积极应对,都能过得去。”

禽流感发生两年以来,她的贴文还是有许多旅游观光人天天哀叹,“天天怀念 zui近的生活,怀念也回不去。”她冷静蔡伯介:“只要有一颗拼搏的心,做什么都行。”

*文中陈会君为化名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