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研发投入占比低,营销支撑业绩,靠流量生意的国产电动牙刷在上市路上能走多…

研发投入占比低,营销支撑业绩,靠流量生意的国产电动牙刷在上市路上能走多...

最近一段时间,冲入挂牌上市队伍的鼻腔保健公司越来越多:舒客牙膏子公司薇柔润于日前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而“刮胡刀国内首批”之争更是在素士信息技术和Usmile子公司星舰逍客之间展开。

受益于顾客个人健康保健意识的增强和洗衣机热潮,刮胡刀逐渐成为和彩妆应用领域的热门商品。

对素士和Usmile陆续冲入资本消费市场,资深电子行业观察人士梁振鹏向《炎黄日报》本报记者分析则表示,做为一个耐用消费品的小商品线,刮胡刀的消费市场容量空间有限,未来国内的刮胡刀消费市场将日趋饱和,如果国际品牌只深耕刮胡刀这一单个商品线将没有太多机会。素士和Usmile陆续冲入资本消费市场的背后,或许也是想要通过一个单个商品线撬动国际品牌,未来再覆盖其他商品线的国际品牌逻辑。

靠用户数量挣钱?

除了已经提交招股的小米生态链企业素士信息技术之外,刮胡刀国际品牌Usmile的子公司广州星舰逍客股份有限公司也于日前开启了挂牌上市辅导,谋求挂牌上市。

两家同类型企业“高潮迭起”开启挂牌上市进程,颇有争做“刮胡刀国内首批”的势头。目前,素士信息技术的发行审核状态已变更为“已问询”。素士信息技术此次拟于创业板挂牌上市,将募集资金7.75亿,用于全商品升ji、国际品牌推广及网络营销升ji建设等。

数据表明,包括素士、Usmile在内的新锐初创国产国际品牌均创立于2015年,国内鼻腔保健消费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踏入一片蓝海的素士和Usmile可谓自带互联网B2C基因,其商品主要通过B2C网络平台线上产品销售的方式在淘宝、京东等主流B2C网络平台进行产品销售。

《炎黄日报》本报记者梳理素士信息技术招股发现,报告期后,素士信息技术研制成本服务费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差无几,但其研制服务费高于财务杠杆,研制成本服务费也高于产品销售成本服务费。

数据表明,报告期后,素士信息技术的财务杠杆依次为4356.28多万元、1.35亿、2.61亿、1.85亿,产品销售成本服务费依次为8.15%、13.15%、19.04%、20.43%,呈不断上升趋势。

然而,其同期的研制服务费却依次仅为1993.41多万元、5003.8多万元、4593.08多万元、3225.26多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依次为3.73%、4.88%、3.35%、3.56%,2020年研制服务费不足财务杠杆的五分之一。

而在网络营销服务费中,电视广告及消费市场推广博尔兹纳区占比最高的。招股表明,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素士信息技术电视广告及消费市场推广费数额依次为0.15亿、0.66亿、1.86亿、1.34亿。仅2020年花费的电视广告及消费市场推广费甚至高于其Pre-IPO轮融资的数额。

由于Usmile尚未公布相关信息,具体的投入占比情形暂未可知。

对上述重网络营销轻研制这一情形,盘古智库高ji研究员张明华向《炎黄日报》本报记者则表示,如果单纯的只依靠用户数量网络营销,而不专注研制的话,很容易发生前期经济发展势头较猛,后期没有经济发展后劲的情形,最终将会导致其兴起得迅速,结果衰落得也迅速,甚至于迅速就会被消费市场其他竞争对手所取代。

举报三大难题:商品质量、售后服务、物流

临近“3·15”,《炎黄日报》本报记者在黑猫举报网络平台及素士和Usmile国际品牌在京东、京东等网络平台的专卖店文章区发现,对其商品过了有效期就坏、噪音过大等举报及文章反馈并不少见。而当顾客们向售后服务反应商品质量或发货难题时,却多得到的是不断推诿或置之不理的处理态度。

在此之前,有顾客向《炎黄日报》本报记者则表示,自己在前年曾经同时出售了两个同款的素士刮胡刀做为自己和女友的恋爱周年礼物,但两个刮胡刀却在刚刚过了商品为期一年的保质期时,就陆续发生无法恒定开启的商品质量难题。

另有顾客告诉《炎黄日报》本报记者,自己做为“牙敏”体质在首度采用时十分小心,但采用后仍觉得骨头水肿。在降低刮胡刀的电动频率后体验心境好一点,但是还是会觉得不舒服,因此用过一次就闲置了。

本报记者就上述相关商品质量难题依次向素士和Usmile发送专访函寻求解释,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随后本报本报记者以顾客身份依次咨询素士和Usmile非官方专卖店的客服人员工作人员有关“脆弱骨头是否能采用”的难题,素士专卖店的客服人员则表示能采用,发生骨头水肿的情形并不会对骨头造成损伤,并持续诱导本报记者出售并尝试其商品;Usmile非官方专卖店的客服人员则则表示:国际品牌刮胡刀具有低频波动的模式,无论是首度采用刮胡刀或是脆弱鼻腔、脆弱牙龈的,都是能放心采用的,而少量牙龈出血是恒定现象。

除商品质量难题外,梁振鹏在此之前在接受《炎黄日报》本报记者专访时则表示,由于中国消费市场在洗衣机应用领域没有技术壁垒,因此两极分化难题比较严重。两极分化经济发展、技术创新力度不够能说是洗衣机行业的共性难题,但并不会是整个行业的经济发展壁垒。而两极分化弊病则要靠消费市场倒逼来客服人员,其次则是在网络营销渠道以及国际品牌定位等方面来突破,达到技术创新的目的。

张明华指出,整个刮胡刀消费市场其实都面临两极分化难题,而如何才能找到自身的差异化竞争优势,进一步使顾客真正的形成采用习惯,可能是刮胡刀消费市场亟待解决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