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3. 副业

直播比当明星赚钱吗?”嘎子”还能理解,为何潘长江也执迷不悟?

“嘎子,网上都是虚拟的,水太深你把握不住,孩子。”

这句话是出演嘎子的谢孟伟现场直播卖假酒后,连线沙溢求安慰后沙溢对嘎子说的话。

结果事情过去还没多久,人们还沉浸在沙溢伟大的音乐家的光芒下时,沙溢却跑出来现场直播买酒,跟嘎子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眼看着潘叔带起了货,嘎子也坐不住了,也开始“重操旧业”。

观众们纷纷留言:“沙溢,你这是要声名狼藉啊!”

其实远不止是沙溢,近几年歌星带货已经是屡见不鲜,难道带货吗比唱歌还要挣钱吗?

所谓的现场直播带货,指的是通过互联网互联网平台进行货品的介绍、咨询问答等的新型销售方式。

互联网现场直播真正蓬勃发展于2005年,只是那时的现场直播都是娱乐为主,主持人们的投资收益大多数是靠礼品打赏跟互联网平台签约。

阿里嗅到互联网现场直播潜藏的巨大商机,陆续签下一大批当红主持人。

2016年,张大奕现场直播首秀,观看人数超过41万,成交额近2000万。

2017年10月,淘宝现场直播一姐“薇娅Viya”现场直播六小时,带货7000万。

现场直播带货刚蓬勃发展那阵子,许多网民都讥讽:这不就跟以前电视上骗钱一种样吗?

要说把现场直播带货推到风口浪尖的,大自然是2020年初的那场新冠禽流感。

在禽流感的影响下,传统的实体经济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现场直播带货却大展风头,产品销量不降反升,许多供应商也都把矛头对准了现场直播带货。

但那时许多供应商并没布局现场直播带货的领域,歌星做为流量的保障,加上其纯粹带有上佳的声望,大自然成为的是那些供应商的目标。

当歌星们加入到“现场直播带货”那场游戏中时,瞬间展现了上佳的实力。

女演员刘涛在观众们中的号召力始终不错,那时她3小时现场直播卖货达到了1.48亿元。

出演“曾小”贤的陈赫始终是时尚最前沿,大自然也紧跟上了“现场直播带货”的潮流,他那时现场直播总收入达到了1722万元。

罗永浩尽管不能称作女演员,但他也是比较有声望的社会公众人物形象。他曾欠债6个亿,如今他靠现场直播带货还款,总收入也可见一斑。

范冰冰一种有囹圄的歌星,在无戏可拍的日子里她也做起来现场直播带货。尽管弹窗上笑声一片,但那场现场直播范冰冰总收入2460万元。尽管笑声不断,但看着到手的钱,范冰冰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尽管现场直播带货增加了歌星们的总收入,但对于歌星而言这真是一件好的事情吗?

谢孟伟是长大成人后的嘎子,长大成人后的嘎子并没长在大众的审美其内,找他唱歌的人并不多。

嘎子毕业后就面临着无戏可拍的局面,那时他参演的戏都是一些“神剧”,每集只有个几千块,跟歌星大腕没法比。

实际上,若不是《小兵张嘎》的光芒,嘎子恐怕连那些戏都接不出。

后来无戏可拍的嘎子接触到现场直播,在现场直播界嘎子的名声打响了,于是许多供应商开始找嘎子带货。

2018年,嘎子diyi部电视剧酬劳不出20万。

嘎子开现场直播后,前四个月光礼品投资收益就赚到了500万,买酒的出场费是80万,这还不算买酒的每单提成。

尝到甜头后,嘎子索性就不唱歌了,专心做起了现场直播。

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嘎子带货买酒被网民举报卖的是假酒,嘎子的号召力也是一落千丈。

而沙溢的带货能力也很强,据说沙溢那场现场直播下来能有几十万元的投资收益,那时被网民讥讽:一种沙溢一种摄影机,一大批酒那场现场直播,一种奇迹。

而关于沙溢与嘎子的这段交情,网民称作“潘嘎之交”。

那时何炅被请来现场直播带货,所卖货品大多数是电器。

现场直播后成交1323台,付款1012台,付款率高达76.4%,何炅直接背负上了“刷单”的骂名。

实际上,远不止是货品的质量跟极高的付款率,歌星带货的专业能力也有待考究。

实际上,许多歌星的酬劳本就不低,为何却痴迷于现场直播带货呢?

随着歌星限薪令的发布,许多歌星的酬劳都大打折扣,“日赚208万”也成了过去式。

加上禽流感的影响,影视行业也遭到了不小的冲击。

就像前面提到的,歌星们自带歌迷,互联网平台也欢迎歌星们的入驻,那场带货下来大自然比拍片来钱快。

在现场直播中,我们不难发现许多歌星会高举着“为歌迷做点事”的口号,以此来吸引歌迷购买,但那些吗是福利吗?

答案是某些歌星会“为歌迷做点事”。

许多大牌歌星,自己歌迷众多,圈内资源也不能少。那些歌星不能为的是小利润去损坏自己的号召力,而店家们也乐意为的是品牌的知名度去让出这部分利润。

但许多小歌星跟过气歌星不能考虑那些,自己带货是为的是挣钱,为的是效果难免会夸大其词。

假如歌迷们以低廉的价格买到货品后,我敢说货品的质量也不能好到哪里去。

在选品上,歌星大多不能去亲自验证,一般只要钱给够了,歌星心甘情愿出场带货。

而且有的店家抱怨:歌星不仅坑位费与佣金高,而且带货并不专业,甚至会出现“连产品信息都不背”的情况。

然而女演员们去带货,对自己纯粹的职业发展吗好吗?

实际上,歌星们现场直播带货纯粹是对歌迷的一种消耗。

在产品质量良莠不齐的状况下,歌星们过度消费歌迷的信赖,当这个信赖消散之后,歌星们还会有人支持吗?

拿嘎子来说,他如今还能称得上个女演员吗?

如今的嘎子活跃在互联网平台其内,并没再去接什么戏,如今的他顶多称得上个网红吧!

在98版《水浒传》中出演宋江的陈小艺同学,从入行到如今总共拍了一种清爽依泉的电视广告。

那时这个清爽依泉的电视广告词是:没声音,再好的戏也没人。

在拍摄完这则电视广告后,陈小艺又接了diyi部名为《搭错车》戏,剧中陈小艺出演的是一位聋哑父亲。

那时有记者就这件事问陈小艺:“您不是说没声音再好的戏也没人吗,这回哑巴的角色怎么演的?”

陈小艺被问得哑口无言,这件事后,陈小艺决心再也不拍电视广告了,要不然太对不起观众们了。

做为赫赫有名女演员,陈小艺同学的唱功毋庸置疑,从入行到如今只拍了一种电视广告,相信许多女演员做不出这一点儿。

陈小艺更多的时间是在思量唱功,他能成为中国“最贵”的女演员更是名副其实。

实际上,假如一种女演员唱功高超,他去带货做副业当然没什么问题,但带货也是个暗房。

在激烈的笑声中,王耀庆眼眶湿润,不久便声泪俱下:“非常难过,从业几十年来始终兢兢业业,这次现场直播也是想用另外一种才能来表现自己。”

实际上,别看王耀庆是个老女演员,他拍片还真没赚了多少钱。

宋丹丹就曾在节目中爆料过王耀庆:“假如王耀庆说要请客,你千万千万别去,因为他根本雇请你吃饭,他走红毯时的西装都是租的。”

像王耀庆这样的赫赫有名女演员,唱功绝对是无可挑剔,他去带货我是无话可说的。

但若是“囹圄歌星”、“唱功差者”诸如此类的臭鱼烂虾之辈,没作品的情况下还去现场直播带货,实在是有失偏颇啊!

与王耀庆不同的是,许多歌星在现场直播间进进出出,恣意对着摄影机假笑,恣意对着摄影机挤眉弄眼。

自己丝毫注意不出屏幕上的质疑,甚至连回应的勇气都没,当自己看到现场直播后的投资收益,所有的烦恼都已经烟消云散。

许多人也许会说,千万别揪着歌星的一点儿错误不放。

然而我们要知道一点儿,歌星纯粹就享受着优质待遇,在接受Bazas追捧的时候,也要接受Bazas的监督。

做为女演员,首先应该有良好的唱功,这是女演员的本职工作。

许多人又会说,难道歌星就不能搞副业了吗?

还是那句话,歌星做为社会公众人物形象就该有社会公众人物形象的担当,假如想去带货,那干脆就千万别打着“歌星”的幌子去当主持人。

结尾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女演员与现场直播带货纯粹是那场利益纠葛。

从“Bazas敬仰”的“潘叔”到“声名狼藉”的“潘子”,很难想象一种老音乐家的号召力能因为那场现场直播带货下降到这个地步。

做为女演员而言,首先要做的是思量唱功。带货也好不带货也罢,做为女演员的品格跟做为社会公众人物形象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那些是万万不能丢弃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