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3. 创业

欢否探索创始人黄欢即兴脱口秀题为《我的创业真相》

欢否探索创始人黄欢即兴脱口秀题为《我的创业真相》
12月14日,在铅笔道2021真相大会上,欢否探索创始人黄欢即兴脱口秀题为《我的创业真相》。
铅笔道整理如下:
听了一上午的大咖干货,是不是有点累被临时命令谈论脱口秀。
既然是真相大会,我就要揭露我创业的真相。
在此之前,首先揭露另一个真相,即所谓的脱口秀节目实际上不是脱口秀,是认真写作,背诵稿件,反复排练,并有一个提词器。我今天是半脱口,因为我暂时被命令,只是用几十分钟的午休时间写了一个大纲。
好吧,真相大会,谈谈我创业的真相。
真相是,我好尴尬啊!
我经常被怀疑没有立足之地,所以我创业了。不是为了证明自己,而是为了避免尴尬。我可以管理、控制和做我自己的一寸。
diyi个原因是性别尴尬。
有一次,我穿得很端庄,给粉丝和大学生讲话。他们说:哇,这位老师很有气质。
结果,因为太热了,我当场脱下了衣服。(我一边说一边脱,演示了从白色外套到红色西装的对比。)我脱下现场说:我也是一个风骚的婊子。
欢否探索创始人黄欢即兴脱口秀题为《我的创业真相》
所以,你会发现我还是我,只是换了一件衣服,从一件臃肿的白莲花外套到一件A4腰的红色大衣服,我从白莲花圣母ji变成了一个令人厌恶的,值得怀疑的,引号迷人的妹妹,很尴尬。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妈妈总是告诉我一个好女人不会输给一个男人。我父亲总是强迫我努力工作。后来,我知道真相是什么。直到我告诉我,女儿,你够了,我才知道她一直希望我变得优秀。主要原因是我足够优秀,配得上一个富裕的家庭。
为什么女人要优秀?你为什么要学钢琴、国际象棋、书法和绘画?为什么要让你从小就学习芭蕾舞、计算机、财务管理和其他东西?原来父母的希望是你足够优秀,值得嫁给一个富裕的家庭。但不要这样做。
什么是过去?过去意味着你已经成为一个富裕的家庭。当我终于努力获得名利时,我终于变得优秀到勤奋、勇敢、美丽、智慧和善良。可以说,我足够优秀,配得上世界上任何一个好人,那么呢?我今年48岁。我还没有结婚。我被拒绝的原因是男孩们总是看着我说:哇,你太棒了,但我配不上你。
所以我想探索什么是女性变得更好的尺度?当我们足够好的时候,我们发现世界上男性择偶的标准不是你是否足够好,而是你是否足够听话。丑陋、盲目、虚弱、跛行
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因为太坏而不能结婚,所有的单身女人都因为太好而被忽视。
有一次,我发表了一篇演讲,说世界上最好的女人被集体杀死了,因为男人灭绝我们的方式是我不嫁给你,我不让你生孩子,所以你结束了这一代。
这里的笑话有点流泪。我48岁了。如果我不依靠科技手段,我就没有后代了。因此,我的生活是如此优秀,以至于我必须更加努力地工作。这就是我创业的原因。
我想我所有的生意都是为了有一天我站在成功人士的位置上,人们会听我说真相,因为弱者甚至没有机会说真相。
我今天可以说这些真相,至少我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也可以站在这里得到一个主席,拿着这个小麦,必须有更多的真相被淹没,没有声音的渠道。
二是年龄尴尬。
我属于那种成功的青少年。20岁大学毕业,毕业后留校当大学老师,教时装画;之后做xx顾问,做外企发言人;24岁半创业,27岁完成资本积累。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真的很傲慢,我不知道天地厚,但我以前从来不敢告诉别人我的年龄,因为我23岁在一家外国公司工作。当时是1997-1998年。几乎所有的外国公司都比我大20岁以上。我必须假装老。
现在我终于48岁了。一个男人的48岁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时光,每次我说我48岁,我都比不上相亲市场上的女秘书相比。因为我们都认为女人快50岁了。即使是80岁的老人也想爱上一个35岁的女孩,但在48岁的女人结婚之前,这是可怕的。
更不用说在职业市场上,30岁的女性在婚姻市场上已经开始变老,而35岁的女性在职业市场上基本上没有求职的希望。45岁以上,你说你还在创业,这很有趣。
所以我只是想探索什么是青春?最近刚遇到一个品牌诗碧曼诗碧曼,黑发。我觉得她在做青春生意,因为黑发象征着青春。
先说说我为什么把头发染成金色。diyi,因为时尚。第二,我生来就是白人。我的头发有一半以上是白色的。如果我不染头发,那是灰色的头发。我48岁没结婚,但我敢留灰发。我没有勇气,所以我染成了现在的样子。
我的客户强调,即使你60岁或70岁,你也必须有黑发,所以我想和他一起探索什么是青春。
那天我告诉她,事实上,我对把头发变黑不感兴趣。我不认为黑发代表青春。我去一所大学问那些女孩,你年轻还是我年轻?如果你想在18岁时躺下,在22岁时只考虑是容易获得博士学位还是结婚,在30岁时想要什么是安全的。你不叫青春、年轻、愚蠢和甜蜜,没有资本、弱点和脆弱。即使在104岁的时候,我也可以站在这里说我在探索。我很好奇。我仍然充满了鲜血。我怀疑,我很生气,我很情绪化。
什么是青春?青春应该是为了改变世界来取悦自己,而不是为了取悦世界。因为我想进行这次探索,我又开始了自己的事业。
第三是职业尴尬。
我的职业一开始是大学教师,后来是外国公司的发言人,然后是广告公司和公关公司的老板,然后是电视评论员或电视主持人,社交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无论如何,所有的职业都离不开两个特点,我哥哥说我妹妹可以混合,主要是因为美丽,会吹,因为我一切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需要口才,也需要好看。
那么真的只是口才好,人好看吗?这又是一种尴尬。这等于否定了我所有的努力和智慧。口才的背后是猜测,美的背后是审美。
我没有硬技术。当李竹说话时,我简直绝望了。我想我和李竹一生都是绝缘的,尽管他是我尊敬的同学。因为他想投资硬技术,我们这些以口才和审美为基础的人的价值在哪里?这难道不意味着未来的审美吗?
我刚刚看到一些科技公司的表达。我认为他们真的应该邀请我担任顾问,以更合适的方式表达技术,以更有趣、更有吸引力的方式表达技术。这不是马斯克做的,也不是乔布斯做的吗?如果科技公司添加了我们的表达人才,它们可以为科技插上翅膀。
这些都是尴尬,不是我一个人的尴尬。因为尴尬,我想摆脱这种尴尬。因为尴尬,我想探索。
每一个尴尬的背后都是一个社会痛点,每一个痛点背后都是一个商机。所以,我建立了一个快乐的探索。寻找一个不再尴尬的解决方案。
这种流行病对许多初创公司来说是两面性的,因为这种流行病把旧世界推倒了,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那些怀疑我,不同意我的旧经历的人无法在新世界生存。
因此,既然一切都要重新开始,那么那些怀疑一切的人就有更多的机会去探索和发现真相。旧的答案已经无法解决新的问题了。快乐吗?快乐吗?只有探索,尴尬才不再尴尬!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