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3. 兼职

“营转非”大限已至,教培老师们都去哪了”

“考公、考编、考研,或者去别的学校代课......是一些人最先能想到的去处。”

对于失业后的去向,黄小梅还没有主意。2021年12月底,她结束了四年的学而思培优教学生涯,在那天的最后一堂课上,她流泪了。

学而思培优在2021年底前要结束义务教育阶段(下称“K9”)学科类培训,如果继续留教于接手学而思培优K9学科类业务的非营利性机构,在黄小梅看来,工资可能大幅缩水,职工权益保障也未知。2021年11月,她签署了解约合同后,再没签留下来的兼职合同。

2021年9月,国家教育部会同民政部、市场监管总局印发通知提出,2021年底前完成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的行政审批及法人登记工作。

学而思培优是上市公司好未来(NYSE:TAL)旗下的教育培训机构,2021年11月13日,好未来在官方微博公告称,依“双减”政策要求,其在中国内地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将于2021年12月31日截止。在此之前,用户已报名的课程服务还可正常完成。

除好未来外,日前,新东方、高途、网易有道等相关公司均公告表示,年底前将停止K9业务。这也意味着,像黄小梅这样之前从事教育培训如今面临新抉择的人还有不少。

最后一班岗

备课、说课、录视频、反馈......已经成为黄小梅和她同事的日常生活节奏。在离职前几天,黄小梅对diyi财经表示,这几天除了上课,还有一些交接工作,以及和一些家长、学生告别。

王蓓在广州的一家学而思培优担任小学英语辅导老师,在2021年的最后一天,她从这个呆了一年多的机构离开了。“未来做什么还没想好,但应该不做教培老师了,之前是休息没保障,现在是工资没保障。”

王蓓告诉diyi财经,去年七月底“双减”政策公布时,正值暑假班开课,(学而思培优)当时没和教员具体说有什么政策变动,只是表示如果对机构经营产生影响会予以告知,让大家先把情绪稳定下来,授课也如常。

不过,短暂的平静与观望很快就被打破。王蓓还记得,从暑假的最后一期课开始,线下课程全部转成了线上,且间隔一天授课一次。

“我们得挨个通知、逐个解释,但还是有很多家长因此退费了。后来,身边的同事也陆续离职了。”观望着,等待着,王蓓发现,自己竟然成为坚守到最后一批的新教员,直到学而思培优正式官宣退出K9学科类培训的那天,她坚守的决心动摇了。

2021年12月22日上午,王蓓、黄小梅等老师们参加了学而思培优母公司好未来在线召开了主题为“感恩同行”的内部会议,好未来创始人、CEO张邦鑫出席会议,并代表集团向内部即将离职的教师告别。据媒体报告,在高峰时刻,共有超2万名员工在线参与这场全员会。

“虽然,我已签完离职合同了,但还得站完最后一轮岗,直到来年(2022年)1月10日我拿到‘n 1’的赔偿金才算正式告别。”王蓓称。

去留二选一

K9学科类培训业务剥离后,学而思培优为选择留下来的教员提供了两个选择:留在学而思培优,但转型做素质教育,或从事内容出版等其他工种工作;继续做K9学科类培训业务,但转至接手学而思培优的非营利性机构。

此前曾有消息称,新上线的APP乐读优课或将接手学而思培优K9学科类培训的授课教师。学而思方面对媒体表示,与乐读在法律上无任何关联关系,但确有部分学而思离职老师加入了乐读。

2021年12月31日,北京发改委等三部门发布了《北京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管理办法(试行)》,其中线上校外培训机构的xx指导价为20元课时/人次,上浮不超过10%,即不超过22元课时/人次。

同日下午,乐读优课APP上线仅两天遭下架。

值得关注的是,按照此前乐读APP公布的收费和授课时间,以北京一年ji英语课程为例,该课程分为培优A 、培优S、培优班(培优S在线大班)、培优S 、培优班(培优S 在线大班)五种班型,授课时间为每周一至周日下午、晚上,时段为16:30-18:05,18:30-20:05两类,单次课程3课时共110分钟。20次课大班售价1400元,小班售价2000元,换算成单课时,小班价格约33元课时/人次。

“到底还能不能正常开课?”不少家长在乐读优课家长群中向老师反映。

有老师群中回复称“已报名的不受影响,教材开始邮寄了,后面不特别通知的话就正常上课。如果退费,APP也支持随时退;未报名的,APP恢复后,就群内群公告通知,目前报不了。”

根据此前乐读优课的课程规划,diyi堂课程的授课时间为1月14日,但截至目前,乐读优课APP客户端仍无法如常下载、缴费。

"营转非"大限已至,教培老师们都去哪了"

不同于家长给予新机构的较高关注,学而思培优给出的两个选择并没有留住多数老师。

如果继续做K9学科类培训业务,转至接手学而思培优的新机构,对于老师们来说,将意味着工资打折。黄小梅不愿意选择的原因有二,“一是目前让签订的是兼职合同,而不是正式工的合同;二是工资比原来下降太厉害。”

据其介绍,若想继续留在转型后的机构任教,则需签订一份兼职合同,而非正式合同。同时,据机构内部开会得知,之后课时费也将大打折扣,2000元保底工资加上课时费,满课的情况下,工资到手也只有4000元左右。而在之前正常情况下,一位新老师每月工资有6000元左右,而资历深一些的老师工资更高。

作为学而思培优老师团队中资历尚浅的新人,王蓓称,“新机构当然希望资深老师留下来,像我们这样入职不久的新老师没什么市场。”

另一方面,如果选择留在学而思培优,陪伴公司一起转型,也并非易事。黄小梅告诉diyi财经,并不是每个老师都能继续留在学而思培优素质教育板块,此前机构进行了一次选拔,能留下来的多是较资深的老师。

离开教培,老师们去哪?

“暂时还没想好,先准备考研吧。”黄小梅告诉diyi财经,身边很多同事这几天也都离开了,考公、考编、考研,或者去别的学校代课......是大家最先能想到的去处。

在告别会议召开的两日前,好未来给已离职或预备离职的员工送上了一份“告别礼”——从2021年12月20日起,好未来联合智联招聘共同推出“好未来伙伴转身陪伴计划”,该项目包含了职业性格测评、职业转型辅导课程(含工具包)以及空中双选会等服务。

diyi财经从智联招聘处了解到,参与到该计划中的好未来老师和其他员工共计约3万人,其中老师占比80%。

在“双选会”环节,智联招聘方面表示,为好未来员工提供了600余家企业的20000多个岗位,涉及类型比较多,如行政人事、运营、数据、产品、销售和市场等,企业也集中在公司规模1000人以上的企业。有离职意愿的员工可参考活动页面的职位信息,根据薪酬预期,选择相应的岗位。

智联招聘执行副总裁李强在接受diyi财经采访时称,我们发现这些人在找工作时,除了会选择销售外,很多人在找一些非核心岗位的工作,比如说行政、营销、财务、人力等等,但这类型的工作相对来讲,本身求职者供给量大的,岗位需求量则相对偏小,这意味着他们试图把自己放到另外一个激励竞争的市场中,这也是为什么在教培离职潮中,教培老师找工作的难度会加大。

“我对于他们的建议是,可以去做一些相关领域的转型,如成为知识领域的分享专家等。”李强称。

2021年12月13日,据广东教育厅消息,强化转型服务,教育部门积极协调机构开展行业互助,承接退出机构未完成课时,助力机构良性转型和退出;发动全市公办和经营性人力资源服务机构,针对性储备教培人员就业岗位2.5万个,组织9场线上招聘会,推动培训机构人员分流再就业。

“营转非”大限已至

从事教培业的老师们去向尚可选择,而教培机构的转型方向却早已确定。

随着“营改非”2021年底大限的日益临近,各地近期密集公布了当地压减校外培训机构的统计数目以及当地“营改非”“备改审”通过的名单。

2021年9月14日,在浙江weiyi的“双减”工作试点市金华,英华时代教育培训有限公司成为全省首家完成“营转非”登记学科类培训机构。

同年12月初,广东教育厅信息显示,包括学而思、作业帮、企鹅辅导(腾讯旗下weiyi中小学在线网校)、掌门人、平行线、星火在线(晓教育集团旗下品牌)、星火网校、习悦、好课、同伴、家和、卓越等14家线上教育机构“拟通过审批”,其中,学而思、作业帮、掌门人、卓越等7家登记为营利性机构,提供高中学科类培训。

在2021年12 月 13 日,中国社会组织政务服务平台显示,北京市已审批 5 家中小学学科培训非营利机构,分别为北京希望在线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北京猿辅导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北京志道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北京作业帮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北京乐学东方线上学科培训学校。

2021年12月30日,据江苏教育厅公示,江苏华心网络教育培训中心、江苏春风时刻网络教育培训中心和江苏九章在线网络教育培训中心三家线上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的“备改审”申请材料符合要求。

据教育部最新统计,目前线下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3.8%,线上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4.1%。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0日,2021年教培相关企业注销或吊销的数量共计约32.85万家,较2020年同期相比,同比增长约52.06%。

(应受访者要求,黄小梅、王蓓皆为化名)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1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