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3. 兼职

“北京冬奥画卷”火了,出圈背后是山东小伙靠兼职圆梦的励志故事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首席记者 巩悦悦

历经七年筹办,2022年2月4日,万众瞩目的北京冬奥会正式拉开帷幕。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注意到,山东小伙单一帅手工制作的2022年北京冬奥会场景模型,因大气庄重、细节逼真、还原度高登上微博热搜,引发了网友们的关注和点赞。

经采访了解到,该创作登上热搜的背后,是单一帅辞去剧院稳定工作,通过兼职赚钱守护梦想的励志故事。在这个大男孩眼里,作品就是全部,尽管资金拮据,但他所见所期盼的都是彩色。而这些彩色和对未来的想象,则是支撑他梦想前行的原动力。

"北京冬奥画卷"火了,出圈背后是山东小伙靠兼职圆梦的励志故事

灵感源自2008年奥运会

系张艺谋导演设计的卷轴

起伏的山坡、逼真的柏树、气派的鸟巢、独具韵味的雪如意,以及白雪覆盖下的苍茫大地……如果不与冬奥会jinpai获得者的雕塑相对应,很难想象视频中的一切景物,竟出自山东小伙单一帅手工制作出来的缩小版场景模型。

早在春节前,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曾探访了单一帅在济南的工作室。说是工作室,其实是他所租住房子的客厅。一张大桌就占据了客厅的“半壁江山”,桌上摆放着创作完成的北京冬奥会场景模型。两个货架上摆满了涂料、边角料,随意摆放着两只三脚架顶端的照明灯,体现了他精细创作的特殊性。

眼前这个25岁小伙子修剪了利落的短发,长几颗青春痘的脸颊挂一副银框眼镜。一件蓝色卫衣,一条宽松的牛仔裤,一双绿色帆布鞋,让他显得阳光又充满着活力。得知记者要来,单一帅特意买了两盒鲜亮清香的草莓。走进客厅所扮演的工作室,他先是将那张用以作业的大桌推至墙边,随后腾挪出一把椅子请客人坐。

谈及北京奥运会的场景模型,单一帅自称是B站老师约稿,而他收到邀约之后的diyi反应是“打怵”。虽然从未尝试过现代场景模型的制作,但他参与过国庆阅兵“国泰民安”山东彩车的彩绘工作,而在不久之前,由他制作还原的“飞夺泸定桥”场景模型更是收获了百万点击量。

考虑再三,单一帅决定挑战自己。虽早有预期,但从想法出炉到场景模型搭建完成,还是用去了他56天时间。从家到快餐店,他重复着两点一线的日常。别人看来的枯燥单调,在他心里却是守护梦想的小心翼翼,他心甘情愿这样做。

"北京冬奥画卷"火了,出圈背后是山东小伙靠兼职圆梦的励志故事

1分30秒短视频里的冬奥会场景,全呈现在了210*90厘米的铁皮卷轴上。灵感源自2008年奥运会上张艺谋导演的卷轴创意。画轴上延伸而来的不仅有鸟巢、雪如意,更有和谐号、日晷、山体、冰面等元素,方寸之间展现出来一幅壮美大气的冬奥盛会场景。

每一个物体的呈现,都是创作者深思熟虑后的结果。举例来说,卷轴上的“和谐号”象征我国2008年举办奥运会以来历经的快速发展,是速度的体现;“日晷”上的投影意味着时间的流转;参考《千里江山图》和《富春山居图》提炼而来的线条,体现的是几何化概括的“山体”形象;“冰面”、“雪花”则是有代表性的冬天场景。

小小的场景,投入进去的不仅是时间金钱,还有单一帅连轴转的创作日常。绿色的柏树,火红的画卷,白色的雪花……卷轴上的缤纷场景,在人们看来稀松平常的颜色,皆是油漆和喷枪赋予的色彩。因为没有排风装置,他每天喷绘之后,身上总是落满了粉尘。即便带着护目镜和面罩,几个小时下来,头发和睫毛也全变成了白色。

因为缺乏经验,单一帅在做冬奥会场景模型时“不知摔了多少跟头”,也时常面临“不知该如何克服解决的焦虑”。3D打印出来的物体时间长了会出现变形,但他刚开始并不知情,等“雪如意”往制作并喷绘好的“地形”上一放,他才看出来不合适。其实这种不可预测的变化时常出现,而他要做的就是铲除地形、重新来做。虽然“备受煎熬”,但单一帅就是这样一个“偏执”之人,尽善尽美是他对创作的要求。如果做不好,就会有负担。

"北京冬奥画卷"火了,出圈背后是山东小伙靠兼职圆梦的励志故事

辞去diyi份工作

做出“飞夺泸定桥”

对场景模型的近乎痴迷,还得追溯到单一帅小时候。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展现出了急性子的一面。那时候,只有画画和制作模型,才能让这个农家小孩慢下来、安静下来。

对于当年那个小男孩而言,当年weiyi能掌握的材料就是泥。而在农村奶奶家的院子里,到处都被单一帅挖得坑坑洼洼,他为此常常被训斥,但却乐此不疲。地上掘来的泥土,常被他做成小小的大棚,棚里可以种菜,附近还建起了小水坝。“和泥玩土”几乎是农村娃共同回忆,可儿时的这些往事却烙印在单一帅心里,随着时间的流转越来越清晰,甚至影响和改变了他的人生方向。

等到上小学,单一帅很少写作业,老师想要“发现”作业,也是从那一页页画里找寻。语数外等科目让他头疼,但他却很舍得花时间和经历去完成美术作业。等到了初中,他最盼望老师下发的“寒暑假作业”,因为册子的封面上有小人,他可以临摹上面的图画,这一举动偶然间被美术老师发现。虽然被老师视作有天赋,建议专门学习画画,但单一帅父母抱着“儿子成绩有可能出现奇迹”的想法,也就没把老师的话放在心上。

时间来到2013年。机缘巧合下,高中教导主任开家长会时介绍,孩子成绩不好也有出路,可以练特长学画画。那时候,单一帅听后下定决心,不管父母反对与否,他都要学习画画。而父母一看儿子的决心,也提出“不管花多少钱,都供你学”。

学习画画之后,单一帅结识了不少舞美专业的老师。当听到老师们口中“做道具的场景”时,他油然而生的是震撼,是惊讶,是兴奋。直到十七八岁,他才知道画画以外还有更有意思的事,于是一门心思通过艺考考入了山东艺术学院舞台美术专业。

从舞台美术到场景模型,为了实现从小埋在心里的那个梦,单一帅做出了人生路上的一大决定:辞职。

"北京冬奥画卷"火了,出圈背后是山东小伙靠兼职圆梦的励志故事

对于单一帅的选择,包括父母在内的亲人朋友并不理解。在外人看来,剧院里的舞台灯光师工作稳定、体面,而辞职做场景模型则意味着更多的不确定性。很多关心他的人曾劝说,是不是可以保留剧院的工作,同时兼顾着场景模型这个爱好。这一建议没有得到单一帅的认同,他认为自己喜欢做的事就要专门来做,容不得掺杂任何杂念,更不能脚踏两只船。

想法虽好,但在真正辞职搞创作后,单一帅也遭遇了现实压力。大家熟知的“飞夺泸定桥”场景模型是他辞职后的首个处女作,上传视频获百万点击量的背后,是他三个月不间断的构思、设计和制作。在此之前,他不知道竟要花费三四万购置材料和设备,也不知道一个人的创业和坚守竟会如此艰难。其间他不得不通过兼职来支撑一日三餐,而制作场景模型所需的费用,一部分来自父母接济,另一部分则来自老师兄长们的支持。

因生活所迫,单一帅曾经产生动摇,他想过找份工作接受现实,将热爱的事放到业余来做,可当他真正看到网络上有人支持和喜爱他的作品之后,单一帅又重新燃起了信心:哪怕没有收入,哪怕很痛苦有压力也没关系。

想趁年轻冒个险

不想上了年纪再遗憾

作为农村长大的孩子,单一帅从小就被灌输“要以表哥(家里diyi个大学生)为榜样”。虽然成绩不好,但小小年纪的单一帅心里萌生出了一个想法:我要成器成才,不能接受平庸的自己。虽然在整个成长阶段,有时叛逆的他和同龄孩子一样很让父母头疼,但他从小表现出来的是有主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从小耳濡目染父母的本分做事,长大后的单一帅身上渐渐显现出了这样一种可贵的品质:本分做事不耍滑头,更不能不投机取巧。

也正因如此,有很长一段时间,单一帅总感觉做出来的场景模型不像样,钱花了,功夫搭进去了,可还是没做出自己喜欢的作品来,这让他很“崩溃”。

“钱没了可以借,生活有困扰可以靠兼职补充,但创作上的困扰我无法接受。”单一帅形容,性格中的那种“偏执”,让他对自己的要求和期望极高。前面做了太多牺牲,他把所有寄托都倾注在了作品上。

“场景模型做不好,我的眼里全是黑色的。只要能做出来好作品,哪怕资金再紧张,我眼前所见所期盼的都是彩色。而这些彩色和对未来的想象,正是支撑我梦想前行的原动力。”

因为身体原因,单一帅无法向大多数人那样“借酒浇愁”。这种每时每刻的清醒,让他没办法糊弄自己,而必须要直面困境。每当这时候,他心里总会出现两种声音,一种是差不多就行,不需要改了。反正观众也看不懂,稍稍妥协一下也没关系;但另一种则是尊重观众,尊重自己,尊重作品,该改就改,哪怕要因此花费更多的钱和精力。在他内心深处,如果糊弄了别人,糊弄了作品,那争取做这件事的初心就没有意义了。

搭上最好年华,做这些事情值得吗?这个问题不仅是亲朋好友的疑问,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困扰着单一帅。每次被人追问,他总是试图说服对方。在说服别人的同时,他也是在故作坚强地说服自己。

"北京冬奥画卷"火了,出圈背后是山东小伙靠兼职圆梦的励志故事

在很多人眼里,单一帅就如同他在B站上的昵称一样,是“一不务正业的”。尤其在他所在泰安的农村老家,学美术被很多人看来是“不务正业”、“不着调”,做场景模型更算不上什么“正经工作”。虽然父母不理解,但在和儿子进行深入沟通之后,他们还是说出了“只要敢想敢做,那就去做”这句话。可即便如此,后续动辄上万元的花费,早已经不是这个普通农村家庭所能负担得起的了。

其间,有人想花两三万元购买他制作的场景模型,可单一帅在考量过后决定不卖。“所有作品在今天看来都是可以改进的,每天看到后都会有反思,这是以后创作更多财富的坚实基础,这是我的根,根一定要扎下。”单一帅认真地说,“如果前期为了赚钱,可能会丧失掉自己的专业要求。刚开始不计较,苦就苦点,难就难点,忍一忍,当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再以此赚钱会更坦然和自信。”

在单一帅心里,喜欢做的事就要勇敢去做,不要等年纪大了回想起20多岁的时候,会因为当时没勇气迈出那一步而后悔。

“我想趁年轻义无反顾地冒险一次,虽然要花费很多时间和金钱,有时还要付出巨大牺牲,甚至所做的一切都失败了,这些都不要紧。损失无非是几万块钱,钱没了可以再赚,辞职后还可以找新的工作,可如果什么都不做,内心的遗憾将来无法弥补。”单一帅告诉记者,他不想过一眼望到老的生活,相反,他想让自己的生活充满不确定性,要刺激,要好玩,要有意思。

点击《青年说|独居小屋里的第56天,山东小伙做出了“北京冬奥画卷”》,预约观看直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