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3. 兼职

考上公务员后,我在小镇emo

一年前,艾晨报考了西南一个小镇的公务员,从此从大城市民变成了小镇青年。
当时是怎么想的?他今天仍然无法给出答案。
艾晨来自成都。他从小生活、学习甚至工作。毕业后,他的diyi份工作才两年。公司突然破产,老板逃离非洲。后来,他帮家人做生意,试图自己创业。最后,他在去年年初进入了这个系统。
考上公务员后,我在小镇emo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踏上体制之路(图片来源:电视剧《三十》)
从考试的角度来看,选择乡镇是为了避免城市公开考试的激烈竞争,让自己更有可能上岸。
随着公务员队伍的不断壮大,像艾晨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和艾晨一样,李合、程寻把乡镇公务员视为避风港,暂时应对社会压力和考试压力。他们都通过了考试。
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放松一下。虽然他们在一个有保障的职位上收入稳定,但他们在社会预期中并没有得到稳定和满足。乡镇和当地人随时把他们当作路人,他们不确定他们会在这里工作多久。
考上公务员后,我在小镇emo
即使进入系统,他们仍然认为这不是一份稳定的工作(图片来源:电影《你好,中国》)
就业大军中有很多人无限向往公务员的身份,羡慕成功上岸的考官。然而,人们不知道的是,中国有成千上万的公务员默默地将自己的身影融入基层社会琐碎而艰巨的事务性工作,收入不令人羡慕。
基层工作难做,基层生活不丰富,普通人其实很难坚持。
考上公务员后,我在小镇emo
去考公
考公不在艾晨的人生计划中。
他主修技术,毕业后在成都一家外包公司做IT,年龄23,年薪12万。
没想到工作才两年,公司突然破产,老板积债难还,离开全体员工偷渡到非洲。diyi份工作以如此荒谬但现实结束。
老板跑路的消息冲击太大,艾晨的食欲急剧增加,很快就胖了20多斤。当时他经常做梦,梦里抓到老板,对他大喊还钱!
虽然艾晨对IT工作不太感兴趣,但当它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行业时,估计35岁以后很有可能转行寻求另一个发展,但社会毒打来得太快,等不及反应,他已经失业了。
考上公务员后,我在小镇emo
在工作中经常被社会毒打(图片来源:电影《花束般的爱》)
在父亲的建议下,艾晨去昆明帮忙打理家里的沙发厂生意。然而,他年轻而充满活力,不想靠父母的庇护生活。在工厂工作半年后,他回到成都,在教育和培训方面与朋友一起创业。
由于他之前的商业经验,他diyi次成功创业。公司业绩开始下滑,疫情到来半年前,他及时抽手,赚了不少钱。看到同期因疫情没有及时抽手的老板陷入还账困境,艾晨意识到是时候寻求稳定了。
此时,艾晨27岁,被附近的一村一大志愿者录取。然而,他工作了半年,因为他不满足临时工的身份,转到了X镇的xx职位,并在年初成功地成为了一名正式员工。
与工作经验丰富、一次成功上岸的艾晨不同,他的同事程寻本科毕业后通过了一次全国考试,三次省考才顺利上岸。起初,程寻拒绝参加公务员考试,但当他正式进入社会时,他意识到自己的学历在找工作方面缺乏优势,原本计划的研究生考试也没有成功。
经过家人的建议和反复考虑,程寻加入了公考大军,朝着自己不屑的方向努力,因为公务员是那个学历能做的最好的工作。
上一次省考上岸前,程寻报考的都是市区内的岗位,竞争激烈,他几次失败,别无选择,只能报考X镇的岗位。
考上公务员后,我在小镇emo
公考报考人数越来越多(图片来源:电影《中国合伙人》)
最后一次面试的比例是1:3,9个人竞争3个名额。当地省ji考试不会公布最后一天的申请人数,但程搜在面试中仍然能感受到乡镇岗位竞争的激烈。直到录取名单公布,程搜才松了一口气。如果你不能再参加考试,你的心态就会爆炸。程搜告诉记者。

你要在这里呆多久?
在程寻进入X镇的前一年,李合通过选调考入X镇公务员。经过近两年的小镇生活,李合觉得自己从未融入过那个地方。
起初,在X镇系统内工作时,李和接触到了更多出生在当地的人。他们之间的帮派故意创造了一种复杂的关系,这使李和难以理解,经常感到被拒绝和忧郁。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合逐渐释怀,作为选调生,他知道自己迟早会离开X镇,
我在X镇没有归属感有归属感。这似乎不是一个可以留住我的地方。。他打算改变心态。与其被动地陷入人际关系的纠缠中,不如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好自己的工作。

与其陷入各种纠结,不如选择做好自己的工作(图片来源:电影《我和我的家乡》)
艾晨也意识到X镇的排外,但艾晨认为当地人无意识的排外表现与外国基层服务商本身有很大关系。
在艾晨看来,X镇没有娱乐,消费不便,缺乏活力。许多被X镇录取的年轻人很难适应小镇的生活,总是想着如何逃避。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地系统的内部领导人和公众认为,花费大量时间培养的人才最终将成为到期的白眼狼。这种敏感的态度创造了工作中的排外氛围。
艾晨清楚地记得,他和合作伙伴工作报告的diyi天,当他走进部门领导办公室时,他听到的diyi个问题是你打算在这里呆多久?
面对领导突兀尴尬的询问,艾晨的伙伴很快表示会考虑在X镇定居,而艾晨则略有思考,没有回答。在他看来,离开X镇是不可避免的,没有必要做一些违背自己意愿的敷衍。
事实上,我也明白,为了留住人们,当地组织的常规太多了。陈艾告诉记者,在考试前注册时,系统不会提前披露哪些城镇可以申请工作。只有在选拔日,通过考试的考生才能根据排名顺序选择工作区域。
排名较低的候选人只能被动地在经济发展较差的地方工作。艾陈从同事那里了解到,这种过程模式的形成来自于它。乡镇岗位信息将提前披露。作为一种选择策略,许多人提前申请乡镇现场。一旦他们发现当地的环境不令人满意,他们就会毫无顾忌地逃跑。
考上公务员后,我在小镇emo
很多人会选择提前去乡镇(图片来源:电影《我和我的家乡》)
艾晨并不特别期待融入X镇。一年试用期结束后,他的工作步入正轨,周围有一些来自其他地方的合作伙伴。他通常一起工作,加班,一起吃饭,一起玩耍,感觉像是一起取暖。
艾晨也认为,繁琐务虚的工作内容和当地人潜意识表现出的敏感排外态度是磨练意志的另一种方式。
与李合、艾晨不同,夏媛最初对X镇的不适更多地来自于自我挣扎和纠结。
2020年,即将毕业的夏媛国考失败,处于迷茫阶段。她偶然看到了西方服务的招生通知。学校报名基层岗位并完成考试后,夏媛很快收到被分配到X镇工作的通知。
夏媛刚到X镇,那里的一切都很难接受。
X镇夏季气候潮湿,整天下雨,阳光稀少。夏媛在北方长大,很不舒服,经常感到沮丧。雨季来临时,单位分配的旧公寓总是有霉味。晚上休息时,即使灯亮着,老鼠和昆虫的活动迹象也会让夏媛感到害怕。
考上公务员后,我在小镇emo
到乡镇单位后,生活环境也会有很多不适应的地方(图片来源:电视剧《龙樱》)
夏媛的diyi个月,夏媛的个人补贴还没有到,但为了有一个更舒适的生活环境,她经常花很多钱住在镇上最好的酒店。
此外,X镇的饮食更喜欢折耳根和动物内脏,而夏媛喜欢素食,这是不可接受的。她知道自己是新来的,不好意思在餐桌上提出自己的喜恶。相反,同事们的热情照顾成了夏媛的麻烦。夏媛直到工作了近两年才敢在吃饭时自己点菜。
除气候饮食外,夏媛刚到X镇工作时,总是紧张,不敢在工作中表达自己的想法。
但她是一个严肃的人,每天准时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仔细思考如何写评论文章,如果一天没有收获,就会陷入不知所措的焦虑。
考上公务员后,我在小镇emo
放下,敞开自己。
在过去的两年里,夏媛的心态和工作方式逐渐改变。起初,她在工作中很内向。慢慢地,她开始逐渐敞开心扉。当她出去见同事时,她可以自然地说你好,而不是在心底反复酝酿打招呼的方式,以确认对方应该怎么称呼。
在业余时间,夏媛也可以去别的办公室和同事聊天,前辈,老板的称号淡化无踪,夏媛开始表达真实的自己。
考上公务员后,我在小镇emo
工作时间长了,也想开始表达真实的自己(图片来源:电视剧《校读女孩河野悦子》)
放松的状态有时会让夏媛感到不安,但她没想到大多数同事会这样为她高兴:夏媛最近心情很好。夏媛意识到,以前的克制和礼貌给自己和他人带来了无形的压力,也影响了她对X镇工作和生活环境的看法。
由于工作需要,夏媛不时需要去农村。每次参观,村民们都会拿出一大袋当地的花生和核桃招待夏媛。这种热情让夏媛无法抗拒。考虑到是工作时间,夏媛一开始礼貌地拒绝了,但这让村民们很生气。
夏媛对记者说:我不明白他们生气的原因,后来才知道,他们以为我不喜欢刚从地里拔出的沾有泥点子的花生。
夏媛从小就住在城里,逐渐明白,与遵守礼仪相比,平静地接受村民的善意可以更好地缩短彼此之间的距离。后来,当她去参观时,夏媛自然可以在同事面前接过很多花生和村民聊天。
考上公务员后,我在小镇emo
与村民拉近关系的方式是接受他们的图片来源:电视剧《海岸村恰恰》)
X镇缺少年轻人,外国年轻人更是罕见。参观多次后,镇上的村民们都记得口音独特的年轻女孩夏媛。
每当夏媛下乡,她都会吸引很多年的村民。他们把夏媛围成一圈,问她家乡东北的事。夏媛仔细回答之前,村民们会自己讨论,东北很冷,很远……
有一次听村民们的讨论,一位老太太听说夏媛来自东北,用一种特别骄傲的语气讲述了她的孩子们在那里的生活。村民们的兴趣和注意力立刻转移,老太太自然地取代了夏媛,开始告诉别人东北的外表和生活。
X镇虽然缺乏活力,但生活悠闲舒适。我去过很多地方旅游,这里的人比其他地方热情多了。夏媛感慨地说。

离家近一点,再近一点。
与夏媛逐渐放松的状态不同,程寻来到小镇后,一直处于高强度的压力下,对曾经期待的生活产生幻灭感。
他最初认为,当他被乡镇公务员录取时,他的生活将和当地X镇的生活节奏一样舒适和悠闲。但他没想到工作的diyi周会每天加班。
乡镇xx部门的工作内容繁琐重复,大大小小的会议不断,上ji检查时更加忙碌。这种制度内的工作模式给了程寻一种强烈的差距感。
程寻从快节奏的工作中抽身,直到因工作需要被调离xx部门。
艾晨也对加班不满意。他在xx部门从事x建工作。他每天都有无穷无尽的材料和报告。虽然他很充实,但他很空虚,这与他期望做的实际工作非常不同。工作一年多后,频繁的加班使他松懈,开始思考和改变。

不同于预期的工作和频繁的加班让人思考变化(图片来源:电影《花束般的爱》)
我参加公务员考试不是996,如果一个月超过3000到996,那就没有意义了。艾陈告诉记者,他正在利用业余时间为四川大学的兼职MPA专业硕士考试做准备,希望实现他长期以来在著名大学的梦想。在X镇工作五年后,艾陈还想参加公务员选拔考试,回到家乡。
在其他乡镇工作的日子让艾晨、李和程寻越来越想念家乡。虽然他们对乡镇制度中的工作不满意,但如果他们能回到家附近,他们就不介意再次进入乡镇岗位。
在三个人看来,理想的生活状态是尽可能保持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下班后陪家人和朋友约会。虽然乡镇系统的工作并不像预期的那么好,但在当今的环境下,公务员身份的稳定和体面值得他们再次参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1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