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孩子在托管所发生意外母亲起诉,老师自称帮忙照看不存在托管义务

6个月大的婴儿突然死亡,但托儿所的老师逃避了责任。
孩子在托管所发生意外母亲起诉,老师自称帮忙照看不存在托管义务
2010年5月7日上午7时40分,家住浙江省绍兴市的倪翠琴接到托儿所陈先生的电话。陈先生说,他6个月大的女儿佳佳出事了,正在医院接受紧急救援。
倪翠琴赶到医院时,得到了一个让他陷入巨大悲痛的坏消息。一岁以下的婴儿女儿已经死亡。
佳佳的母亲简直不敢相信,好孩子怎么说没就没了?
佳佳的母亲说,她打电话的陈老师叫陈红娇,陈红娇是一家成立13年的托儿所负责人。
除了悲痛之外,孩子的母亲倪翠琴认为,托儿所对孩子的照顾负有重大责任。她起诉陈红娇,要求赔偿30万元。
托儿所老师陈红娇说,孩子的突然死亡其实是他的母亲,也就是倪翠琴自己造成的。
佳佳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佳佳的母亲说,她45岁的时候才有了佳佳。因为她是高临产妇,她冒着很大的风险生下了女儿。佳佳的成功出生让她沉浸在中年孩子的幸福中。
孩子在托管所发生意外母亲起诉,老师自称帮忙照看不存在托管义务
佳佳和母亲
佳佳的母亲告诉她,有了佳佳,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现在孩子说没了就没了,这等于杀了她。
但当时看护佳佳的托儿所老师陈红娇说,佳佳是被倪翠琴杀害的。
陈老师说,佳佳出事前正赶上五一假期。她的母亲倪翠琴5月3日一大早就把佳佳带了回来。佳佳吃了很多不该吃的东西,比如泥鳅、香蕉、西瓜、面条等等。那天孩子生病了。
随后,医生的诊断结果似乎证实了陈先生的判断。医生说胃肠炎建议佳佳住院。佳佳的母亲倪翠琴认为她胃不好,不需要住院。
所以没有把孩子带回家,而是让陈红娇把孩子带回托儿所。
托儿所老师陈红娇认为,正是因为佳佳的母亲不重视孩子的病,才最终导致了不幸的结果。
佳佳的母亲在法庭上起诉了托管所陈先生。
在法庭上,双方争论大焦点是孩子的死因。
原告向法院陈述,2010年1月,原告将4个月大的女儿交给陈先生,并同意支付托管费。
5月4日至5月7日佳佳生病期间,由于陈红娇护理不善、zhi疗延误等原因,佳佳因病死亡。要求赔偿30万元的费用。
以下是被告对原告起诉的答辩。
首先,原告的女儿佳佳死于自己的疾病。
佳佳的监护人和本案原告明确告知医生需要住院,拒绝住院并签署病历,是佳佳死亡的原因之一。
佳佳的母亲说,听医生诊断孩子只是一个普通的胃,这并没有让孩子住院。5月6日晚8点。
也就是女儿去世的前一天,我亲眼看到女儿各方面看起来都不错。当时佳佳已经输液两天了。
但十几个小时后,孩子就走了。佳佳的母亲想知道佳佳死前十几个小时发生了什么,这是个谜。
面对法庭审理,陈红娇能说清楚吗?
5月6日晚,陈红娇说佳佳没有异常表现。她只知道佳佳那天下午挂完盐水回来就想睡觉。陈老师想让佳佳好好睡一觉。7日早上起床,发现孩子出了问题,没反应,就赶紧送到医院。
最后,佳佳的尸检报告证明佳佳根本不是肠炎。而是肺炎!也就是说,佳佳的死完全是医院误诊的结果。
陈老师认为佳佳死亡的主要原因是医生看错了病。
佳佳的母亲认为,虽然医院有误诊的过错,但作为托儿所的老师,陈洪娇疏忽大意,对佳佳的病故也要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
佳佳的母亲还向法院出示了医院对处理佳佳医疗纠纷的答复。5月7日上午7时50分,幼儿园阿姨开始送医院抢救,直到照顾孩子半小时没有任何反应。这说明陈先生对佳佳的监管不到位,孩子死了半个多小时才发现。
陈老师说,她不知道孩子已经走了。5月7日晚,她照顾佳佳,直到凌晨2点多才睡觉。晚上,她没有发现佳佳哭闹等异常情况,无法察觉。
那天早上佳佳6来了,但当她看到孩子还在睡觉时,她想让孩子多睡一会儿。她不知道佳佳已经死了,否则她就不会被送到医院了。陈先生说她来找佳佳,但当她看到孩子还在睡觉时,她想让孩子多睡一会儿。她不知道佳佳已经死了,否则她就不会被送往医院。陈先生说,他从未离开过佳佳,更不用说监管失职了。坚持认为医院误诊导致佳佳死亡。
托管所和佳佳有什么关系?他们有托管关系吗?
陈红娇还说,她是孩子的干妈,没有托养关系,因为没有托儿所愿意托管这么小的孩子。风险太大了。正是因为她是孩子的干妈,她才照顾好佳佳。
孩子在托管所发生意外母亲起诉,老师自称帮忙照看不存在托管义务
他们的托儿所还记得最年轻的是2岁,因为佳佳的母亲忙于生意,没有时间照顾孩子,所以她在朋友介绍后找到了陈红娇。由于朋友的委托,陈红娇帮忙照顾孩子,给孩子断奶,完全出于人情,不属于托儿所的业务托管行为。为了表示感谢,佳佳的母亲让孩子认出自己是个干妈。
佳佳的母亲给出了一份解释,足以确定陈红娇和佳佳之间的托管关系是有偿服务。佳佳的母亲经朋友介绍,来到陈红娇亲生子女托管所进行全托管。每月托管费1800元,3月17日一次性支付5000元。
孩子在托管所发生意外母亲起诉,老师自称帮忙照看不存在托管义务
陈红娇说,这种解释是为了帮助佳佳的家人向医院要求赔偿,而不是托管费。说5000元是佳佳断奶的感谢费,如果是托管,会有发票。佳佳的母亲否认了这一点,并之前约定的托管费。
佳佳的母亲认为陈红娇想以干妈的名义逃避责任,更让她后悔的是直到孩子死了才知道。
陈红娇开办的托儿所连营业执照都没有,根本没有托管资格。
最院最终就原被告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
托管所陈老师有严重过错,赔偿原告倪翠琴(佳佳母亲)夫妇因女儿死亡造成的损失9万元。
佳佳出事后,陈红娇的托儿所不仅关门了,她的家庭生活也完全改变了,丈夫离婚了,
岳父因此中风瘫倒在床上。
事实上,如果双方都是公共事务,可能就不会有这样的纠纷了。即使你根据人情做事,你也应该掌握谨慎,否则你可能会陷入是非之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