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美国竞争法案充斥冷战思维(环球热点)

美国竞争法案充斥冷战思维(环球热点)
参观者在2021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观看了三星推出的最新5nm技术的5g芯片。
龙巍摄(人民视觉)
近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审议通过了《2022年美国创造制造业机遇和技术卓越与经济实力法》(又称《2022年美国竞争法》,以下简称《法案》)。该法案强调了对半导体芯片行业的支持和补贴,包括向半导体芯片行业拨款520亿$,鼓励企业投资半导体生产。
此外,该法案还包含了大量涉及中国的内容,如要求美国国务卿将所谓的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更名为taiwan代表处,并设立特使职位来处理所谓的新疆人权问题,旨在继续干涉taiwan、新疆等问题上的中国内政。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该法案再次暴露了美国的欺凌行为,这与当今世界寻求和平、发展、促进合作的趋势和人民的愿望完全相反,最终只会损害美国自身的利益。
引入法案,引导芯片产业回归。
该法案的文本内容长达2912页,整合了众议院之前提出的许多相关法案。众议院版本的《法案》包括对芯片制造业投资520亿$、450亿$改善关键商品供应链、科研创新投资1600亿$,总投资2570亿$。
众议院众议长佩洛西表示,该法案将确保美国在制造业、创新和经济实力方面保持优势,在竞争中超过任何其他国家,首先是中国。
这项立法加强了我国的供应链,支持了我国的战略储备,并投资了下一代尖端技术,使更多的关键产品在美国生产,而不是在中国生产。
此前,为了促进该法案的出台,美国最大的芯片公司英特尔已经布局了diyi手棋。当地时间1月21日,英特尔宣布计划投资200亿美元在俄亥俄州建造至少两家芯片制造商,占地1000英亩,计划于2022年投入运营。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帕特·基辛格表示,未来总投资可能增加到1000亿美元,共有8家工厂。这将是俄亥俄州历史上最大的投资,也可能是未来世界上最大的芯片制造基地。
除了提高美国芯片制造和研发能力,改善供应链外,众议院的提案还包含了大量的中国相关内容。美国筹款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尼尔称该法案为一项严厉打击中国滥用美国贸易法的法案。该法案不仅呼吁与中国进行全面竞争,而且还试图干涉中国内政,诽谤中国的发展道路和内外政策,倡导对中国进行战略竞争,指出涉及taiwan、新疆、香港、西藏等问题。
国家干预,加强产业竞争劣势。
我们曾经在研发方面排名世界diyi。但你猜怎么着?我们现在排名第九。此前,为了促进国会尽快审议通过立法,美国总统拜登指出,美国芯片制造业大幅下滑。今天,75%的芯片生产发生在东亚,90%的最先进芯片是在taiwan制造的。
一段时间以来,为了解决美国半导体行业面临的危机,美国xx不择手段:以国家安全的名义直接禁止ZTE、华为等中国科技企业,长臂管辖干涉美国、韩国等国家的芯片生产经营活动;从要求世界主要芯片制造商提交半导体供应链等核心业务数据,到胁迫台积电、三星等芯片企业在美国工厂。
芯片的技术门槛非常高。美国试图通过国家干预将竞争劣势转变为竞争优势,以实现芯片制造的领先目标。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告诉我们的报纸,世界上芯片生产能力最大的缺点是晶圆制造。在晶圆制造领域,美国基本上没有像样的技术。因此,美国迫使台积电和三星等芯片巨头成为其重建芯片产业体系的棋子。芯片巨头也被迫无助,否则将被美国长臂管辖,阻止世界其他企业和这些巨头做生意。对于芯片巨头来说,不向美国交出核心技术相当于退出全球芯片供应链。这种做法无疑是公开抢劫。
根据《国会山报》的一篇文章,由于先进的半导体芯片制造设施的巨大建设成本,过去10年来,美国对芯片制造业的投资减少,导致其在该领域的技术进步越来越少,现在几乎没有先进的半导体芯片制造技术。《韩国时报》报道在芯片制造领域失去了领先地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zhi研究所研究员冯伟江告诉本报,几十年来,美国企业从在加州设计和在亚洲组装的制造模式中受益,大量芯片产业转移到亚洲,导致美国芯片制造业空心化。
未来,全球对芯片的需求将呈现‘井喷’或爆炸性增长。谁能满足芯片的需求,谁就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领先。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一方面试图改善自己,另一方面试图压制其他国家。张燕生分析说,第四次工业革命将人类带入了数字技术时代,其主要特点是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与前三次工业革命不同,第四次工业革命不是全球投资、全球布局、全球生产、全球销售和全球服务,而是利用大数据和云计算来满足个性化、小批量、多样化的需求。数字化的各个方面都会产生对芯片的需求。因此,为了确保自身利益和安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希望实现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区域化和本地化。
危害全球,延迟芯片技术创新。
趋势力量吉邦咨询认为,在疫情、地缘政zhi、数字化转型等因素的推动下,全球晶圆OEM产能持续两年供不应求,尤其是成熟工艺1Xnm-180nm短缺最为严重。但从全球晶圆OEM的布局来看,只有台积电、三星和英特尔才能竞争晶圆制造的先进工艺。
冯伟江认为,近期全球芯片需求大幅增加,但由于美国制裁、疫情影响等因素,芯片供应链断裂,导致供应不足,进而出现芯片短缺。美国希望将芯片作为关键中间产品的供应链缩小到其可控的安全范围,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全球供应链的不安全,表现为类似的安全困境。在美国制裁棒的胁迫下,芯片生产相关企业可能不得不违反市场规律,在经济可行性低的地方布局生产,导致成本上升、效率下降等问题。
对于芯片产业的发展,美国500亿美元的刺激政策只是‘毛毛雨’。台积电和三星等芯片巨头将发展重点转移到美国,这对美国芯片产业的发展真正有用。张燕生分析说,芯片巨头将生产线转移到美国后,研究人员、技术工人和配套设施将聚集在美国。这确实是美国改进芯片技术的捷径。
面对美国的芯片霸权,一些国家和地区从xx从xx到芯片制造商的投资,积极参与全球芯片供应链竞争。
2月8日,欧盟委员会宣布了计划已久的芯片法案,希望通过增加投资,加强研发,扩大欧盟芯片生产能力在全球市场的比例,防止对国际市场的过度依赖。早在去年,韩国xx也发布了K-半导体战略,以建设世界上最强大的半导体供应链为愿景,提出到2030年将半导体年出口额增加到2000亿$,并将相关就业岗位增加到27万个。《日经亚洲》报道称,三星每年在芯片制造方面投资250亿$,台积电在2021年投资300亿$后,2022年计划提高生产能力,公司计划在三年内投资1000亿$。
从研发、设计到制造,芯片产业最初高度依赖全球分工或开放世界经济体系,是全球和平与合作红利的产业之花。在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背景下,美国挑起的大国竞争,特别是在芯片领域,严重削弱了全球芯片合作的信任基础,必然会延缓该领域的创新和技术进步。冯伟江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hiyama-honda.com/1126/